印度热门音乐联盟

一位伟大的瑜伽士背后,是一位真正无畏的女性

瑜伽行读社 2019-06-15 02:00:18

点击上方 「瑜伽行读社」,研习,践行,联结,在瑜伽的世界里成长


从疑惑到释然

各位『瑜伽行读社』的小伙伴们,大家早上好!

瑜伽行读社有一阵子没与大家见面了,今年由于拉雅的诞生和本职工作的调整,我们的生活更加忙碌了,瑜伽行读社的更新频率可能会比去年低一些。

但请大家放心,行读社会坚持保持更新,并把有限的精力更多地放在更优质内容的传播上。也希望大家能够理解啦~

今年是伟大的瑜伽士——我们尊敬的Guruji,B.K.S.Iyengar大师,诞辰100周年。世界各地都在准备各种纪念活动。

我与李颖老师今年年初,也有幸来到Guruji的故乡,南印度的小村庄——Bellur,在新建成的艾扬格瑜伽中心,参加梵克老师第一次在这儿举行的公益课程。这是在Guruji亲自关心下,在一片荒凉的岩石山坡上,建立起来的一座美丽的艾扬格瑜伽中心,还包括了为当地孩子和村民服务的学校、医院等公共设施。


在中心诺大的教室里,我看到了两幅巨大的画像——右边是艾扬格大师,而左侧则是他一生挚爱的妻子,Ramamani。

面对这样的布局,我不禁有些不理解,在这样一个以纪念Guruji为主,传播艾扬格瑜伽精神的地方,又不是家庭场合,为何还要以完全对等的方式,悬挂夫妻俩的画像呢?

同样的疑问,还存在于Bellur村里重新修复的Ramanatha Temple(供奉着印度神话史诗罗摩衍那中的英雄Rama,以及Guruji家族的祖先的神庙)。在这座12世纪初建的古代庙宇中,我甚至没有看到Guruji的塑像,但在庙宇边上的水塔下,却发现了Ramamani的塑像,平静、安详的坐立在水塔之下,偶尔只有一只懒洋洋的蜥蜴相伴,在南印度炙热强烈的阳光下,注视着熙熙攘攘前来参观朝拜的瑜伽习练者们,不求热闹、安静独立。


Bellur村庄里的Ramanatha Temple


是什么让后人如此尊敬这位女性?她没有像Guruji那样,令人难以忘记的著作、演讲、体式演示,她45岁就离开了人世,但她与瑜伽到底有何渊源?以至于今天普纳的艾扬格总院,将她的名字放在了首位?


无数人向往的瑜伽胜地——以她的名字开头 [图片来源:RIMYI]


有太多的文章、视频、书籍介绍艾扬格大师,记录他光辉的一生。但对于站在他身后,这么似乎默默无闻的女人,却鲜有记载。但就是看到的这一切,让光环背后的这个人更显神秘,让人不禁想要了解更多关于她的故事。

所以,「瑜伽行读社」带着强烈的好奇心,独家翻译了Guruji与Rammamani的大女儿、现任普纳艾扬格学院院长,Geetaji的回忆文章。这篇文章(原文名称:Matru Devo Bhava)刊登在普纳艾扬格总院出版的季度刊物Yoga Rahasya1994-1996年的合集,第一卷中。今天我们了解Ramamani夫人最好的文献,莫过于此了。


Geetaji在Yoga Rahasya上专门撰文,深情回忆自己的母亲,也是我们今天了解这位伟大女性的最好文献


这是一篇很长的回忆文章,Geetaji在此用饱含深情的文字,回顾了母亲的一生。这篇文章也彻底回答了长久以来伴随我的疑问。亲爱的朋友,相信你如果有耐心读完,或听完这篇文章,你都能对这位伟大女性、对瑜伽与家庭的关系、甚至对生死,有更新的认识了~

由于水平所限,我们的中文翻译可能存在不少纰漏,但由于篇幅限制,我们把英文原文与中文翻译对照版本发布在了「行读社」的网站上,对原文感兴趣的小伙伴,欢迎点击文末「阅读原文」,给我们提出意见建议啦?

一个人,两个角色

有一个伟大的瑜伽士Yagnavalkya,他有两位妻子, Katyayini与Maitreyi。Katyayini是一位karmamargini(遵循行动原则之人),而Maitreyi是一个jnanamargini(遵循智慧原则之人)。

Yagnavalkya有一个很大的静修营,有数千位学生。Katyayini替他管理这个静修营,而Maitreyi就在Yagnavalkya的指导下学习,并且教授其他静修营中的学生。

Amma,我的母亲,对于我父亲,Anna来说,就同时是Katyayini和Maitreyi的角色。她要负责所有的家务,还要保持与瑜伽教学的联系。

贫穷但充满勇气的婚姻,初识瑜伽

母亲在她15岁的时候,通过家庭安排的婚姻,与我父亲相识。那时候,她对瑜伽完全没概念,尽管她知道自己即将嫁给一位瑜伽老师。


初到普纳的艾扬格 [图片来源:RIMYI]


当母亲问她的哥哥,一个“瑜伽老师”是干什么的,他向她演示了双腿背部伸展式(Paschimotanasana)。她接受了对于这个未来老公的这个解释。

母亲婚前非常的健谈,善辩。我的父亲最初看到她在一个商店里讨价还价,感受到她的勇气,就觉得母亲挺适合他。

20世纪40年代,普纳这座城市,对于一个南印度家庭来说,就像一个外国城市一般陌生。我的外祖母一定很有勇气,才会同意让自己的女儿远嫁到这么遥远的地方。

我的外祖母通常在完全不了解当地语言的情况下,去一个遥远的地方朝圣。这种勇敢的特质被我的母亲所继承。

我的祖母、外祖母都是寡妇,经济状况都很不好,因此父母的婚姻一切从简,以一种传统而朴素的方式完成,而且双方家庭没有要求对方提供什么财物。

在那些日子里,新娘的哥哥要给自己的妹妹一些建议,这是一种习俗。母亲的哥哥建议她谨言慎行,不要与长辈争执。她一生都遵循了这条建议。

她像对待亲生母亲一样对自己的婆婆,而我的祖母也对母亲很和善。她们很少见面,但感情却很深厚。

因为我们这些子女的年度考试,祖母去世的时候,母亲无法前往班加罗尔。第二天清晨,当我们这些孩子还在沉睡时,祖母去世的消息传来,母亲平静的流完眼泪,只有当我们起床时,才看见她红肿的双眼。她把所有的悲伤都留给了自己。


年轻时的Guruji与妻子Ramamani [图片来源:RIMYI]


仁慈与严厉,两种风,伴我航行

母亲的天性是分享快乐,而非悲伤。父亲对我们很严格,但他从来不强迫我们接受纪律,只是让我们明白生活的方式。母亲并不严厉,但她也并不能接受任何错误。她全心照料我们,但并不娇纵我们。


Guruji教授幼年时期的儿子Prashant在Vrchikasana(蝎子式)中[图片来源:RIMYI]


父亲的严厉与母亲的慈爱,让我们能更好地过一种有约束、有纪律的生活,通过这种生活,瑜伽的修行也变成了一条平坦的道路。


艾扬格夫妇与他们的孩子们 [图片来源:RIMYI]


天生的学习者

她可能只上了四年级,但她却可以辅导我的数学,直到7年级的课程。她对于自己不能继续自己的学业并不高兴。

她能很好地辨识各种各样的人。父亲因为好奇、或是因为瑜伽老师的身份,被迫要去见一些“大师”。母亲总与父亲同行,并判断他们谁是真的大师,谁是冒牌的。

当她来到普纳的时候,母亲起初并不知道当地的语言——马拉地语,但她很快就学习、熟练流利地掌握了这门语言。她不仅能熟练地用马拉地语读和写,还能用这门语言辅导我们的数学与诗歌。父亲那个时候对马拉地语并不感冒,因为他可以凭借母亲对这门语言的熟练掌握。


步入中年的艾扬格夫妇 [图片来源:RIMYI]


从家庭到灵魂的伴侣

简洁、直率是母亲与生俱来的特质。她从不能容忍虚伪。她通过家庭责任,展现了她血液里的敬畏之心。所以,她骨子里,就是工作、付出与崇敬的精神。她永远信仰并敬奉神,但从不在人前刻意地表现、炫耀这一点。

母亲是一位家庭主妇,在她短暂的30年婚姻生活中,她承担了所有的家庭琐事。父亲能够全神贯注的投入瑜伽,正是因为母亲确保了父亲不会陷入到家庭琐事中。

父亲的老师T.Krishnamacharya非常欣赏母亲这一点。他曾说:“Ramamani(母亲的名字)是一位女瑜伽士。正是有了她,你们的父亲才能在瑜伽里取得成功。” 母亲也非常尊敬父亲的老师,每次他来到普纳时,她都非常尊敬地侍奉他。他们之间的关系比血缘更深厚。T.Krishnamacharya临死时,依然记得母亲。


Guruji的上师,现代瑜伽之父T. Krishnamacharya


母亲从不抱怨面临的挑战。我们曾住在一个8英尺-10英尺见方的小房子里,只有一间厨房、一间卧室。厨房也是我们的学习室,而卧室,白天是瑜伽习练室,晚上才是卧室。除了我们六个孩子,和父母,这个小房子从不缺少客人。我今天很难想象在这么一个小房子里,装满了客人,还怎么能够如此虔诚地习练瑜伽。

母亲就像一个天使一样,能将所有的不利局面,转变为有利的条件和氛围,让父亲能够安心习练瑜伽,并教授瑜伽。

母亲的快乐,植根于父亲的快乐。而父亲的成功,无疑也是母亲的成功。母亲让自己陷入世俗事务,让父亲超脱出来,不为俗事烦扰。她甚至不执着于自己喜爱的东西。

母亲对父亲事业的支持,让父亲得以完全专注在瑜伽的道路上。他们就是为彼此而生的。他们俩之间有一种深刻而自然的相互理解。

他们对彼此的态度也是平衡、相互支持的,这让他们能够平稳地沿着自己选择的道路前行。母亲的柔和很好地中和了父亲的激性。


家族照片(后排从左至右:Geeta,Suchita,Prashant,Vanita,前排从左至右:Sunita与Savita,中排:Guruji与Ramamani)


对他人,温暖如春

因为父母自出生开始,就一直经历贫困的生活,而且在孩提时代都见证了自己父亲的离世,因此他们都经历过悲伤与痛苦。

正因为如此,他们尽力帮助那些在身体、经济、情感与道德等方面需要帮助的人。母亲对那些处于悲伤中的人,总是给予安慰的话语,并仁慈地抚慰他们。她与其他人的友谊里,总有一种温暖,而她的朋友们,也把母亲当作他们最贴心、亲近的朋友。


Guruji与妻子Ramamani重回故乡Bellur [图片来源:RIMYI]


伟大的女瑜伽士

1981年,Sakal报纸的Parulekar博士与父亲相识,他在报纸上给予父亲长篇报道,后来也成为我们家的好朋友并经常来家中拜访。

他见过母亲后,告诉我父亲:“毫无疑问,你在瑜伽领域做出了卓越的工作,但你的妻子真的是一位Sharda Devi(Sharda Devi:婆罗达.提毗,印度近代著名神秘主义者、宗教改革家、瑜伽士罗摩克里希纳的妻子)!罗摩克里希纳之所以能成为超凡脱俗的智者,正是因为有他的妻子的支持啊!现在,你之所以能成为现在的你,也是因为你妻子的缘故!”现在想来,这位博士的话说得多么中肯啊!

母亲走进父亲的生活的时候,对瑜伽简直一无所知。但她凭借自己的钻研,理解了父亲在做的事情,并且也开始习练瑜伽。之后,父亲让母亲帮助他自己的体式练习,就这样开启了母亲的瑜伽教学之旅。

母亲学的很快,她知道辅助时该碰触身体的哪个位置、用多大的力来帮助父亲体式的精进。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因为父亲对自己身体的动作及其调整非常敏感。

此外,父亲在教授女子学校的女孩子们瑜伽时,母亲也会去辅助教学,来帮助这些孩子们建立瑜伽练习的信心。

当我自己开始规律地练习瑜伽时,实际上是母亲更多的教授并纠正我。她甚至可以帮我进入到Mandalasana(环式)、dhanurasana(弓式)和kapotasana(鸽子式)中。

在那个时代,即使没有关于瑜伽体式的书籍,母亲还是知道所有体式的名称。她就像一本行走的百科全书!

母亲清晨起的很早,为父亲准备咖啡,打扫屋子,焚香,让父亲可以练习调息。母亲也会在父亲身后练习,但由于家庭责任,母亲也只好把对瑜伽习练的兴趣暂时放一旁了。

艰难的日子,多彩的人生

无论是在最艰难的日子里,还是在家境渐好时,母亲对朋友与家人的态度都是一致的。当一无所有时,她不会落泪;当她生活富足时,她也不会兴奋骄傲。

母亲是一位很有幽默感的女人。她学习东西很快,记忆力极强,善于讲故事和解答疑问。她信奉传统却不虚伪。她经常做火供体式,进行唱诵。她爱好音乐,也时常一展歌喉,著名作曲家Thyagaraja所做的南印度传统音乐是她的最爱。

母亲挚爱并极善烹饪。没有任何人——即使他们不在饭点时来拜访——是空着手不拿食物被送走的。

母亲有时会说:“神给了我一个取之不竭的圣杯(Akshaya Patra:印度神话中,太阳神Surya赐给了《摩诃婆罗多》中般度五子的长兄坚战一个神奇的罐子,这个罐子装满食物,从不枯竭),所以我不能让任何人饿着肚子从我家离开。”


著名小提琴演奏家梅纽因寄给艾扬格家的照片 [图片来源:RIMYI]


死亡,也向她致敬

我那个时候根本没有意识到,死神已经迫近了母亲。她经历着临近死亡前的极大痛苦,而那时父亲还在孟买教课,无法陪在母亲身边。

母亲是一位事必躬亲、事无巨细都要兼顾的人,但她的内心却一直很平和。她的朋友经常问她:“Rama,你有五个女儿啊,你难道不操心吗?”母亲回答:“女孩儿、男孩儿有什么差别吗?我们为什么要担心呢?”我们的父母真的是给予了我们一切所需要的。

母亲的离世很突然,但她以一种优雅而崇高的方式面对了自己的死亡。

在普纳艾扬格瑜伽总院祭拜土地的火供仪式结束仅四天后,母亲就去世了。很多我们家的朋友都劝父亲不要继续在这片土地上兴建瑜伽学院,他们都认为母亲的突然去世不是一个好兆头。


Guruji与Rammani共同参加新学院选址的土地火供仪式 [图片来源:RIMYI]


但父亲不为所动,坚持在这片土地上建设学院,就是因为母亲已经亲眼见证了这片土地,并用自己的双手让它变得无比神圣。我们今天来看,父亲当年的决定是多么正确啊!


妻子去世后,艾扬格大师与儿子Prashant、女儿Savita和Suchita在新学院RIMYI的工地现场 [图片来源:RIMYI]


火供仪式在周四完成,第二天母亲就因为焦虑、呼吸困难被送进医院进行检查。离开家的时候,母亲很忧伤地看着屋里的一切,那一刻我的心跳仿佛停止了一样。

周六上午,母亲的状态还不错。经过初步检查,医生告诉我母亲没什么大碍,只是需要休息一下。医生说周一母亲就可以出院了。

在那个让我终生难忘(母亲去世)的夜晚,因为妹妹们的缘故,我无法陪在母亲的身边。Sunita与Suchita要参加一场西塔琴音乐会,而Prashant当时也有一场小提琴演奏会。父亲还在孟买上课。所以,我晚上9点离开医院,把家里的保姆——她就像我们家的一员一样,留在了母亲身旁。

就在我即将离开医院的时候,我看到医生、护士们跑进了隔壁的病房。一位大约72岁的老人挣扎着呼吸着,想要活命。他求生的愿望是那么强烈,尽管死亡似乎对他来说是必然的。母亲问,发生了什么?我就告诉她,有一位老人挣扎着喘着气,想要活命。母亲想要去看看这位老人,我坚决的阻止了她坐起来。

过了一会儿,我回来了,像一个傻子一样,告诉母亲整个事件——这个老人是如何挣扎着求生的。母亲平静地听完了我说的话。我们都不知道,那个时刻,死亡距离母亲只有六个小时了。那一年,母亲才45岁。

午夜,我从邻居那儿得到消息,我们得紧急赶往医院。我摇醒了沉睡中的Prashant,我们骑上一个小摩托车,匆忙赶往医院。

到了医院,医生说,母亲的健康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母亲自己坚持在这个时刻打电话把我俩叫来。

当我们走进病房,母亲平静的告诉我:“Geeta,我要走了… 我活不久了。请Prashant赶回家,在神的面前点一盏灯吧!把Sunita和Savita带来。另外,让我坐起来接受死亡吧…”

我告诉母亲,在这深夜里,我们找不到任何交通方式把妹妹们带来,我们可以明天一早把她们带来。母亲说,她撑不了那么久了,她坚持让Prashant立即赶回家。

Prashant照母亲的话做了,但他实在找不到交通工具把妹妹们带过来。但他没有浪费一点时间,随即独自一人赶回了医院。

与此同时,我坚持让护士把医生叫来。过了半小时,医生来了。

母亲向医生请求让她坐起来死去。坐起来死去,这被认为是只有瑜伽士才能做到的一种吉祥的死亡方式。当医生还来不及说什么,母亲就坐起来了。

医生抱怨母亲太小题大做了。我告诉医生,以母亲的个性,她不会在任何事情上小题大做的。母亲的意识还很敏锐、清晰,她告诉医生:“大夫,我为何要在这事儿上小题大做呢?请相信我。”

母亲拉着我们的手说:“我要走了,请照顾好每一个人。你们在神前点亮灯了么?”Prashant点点头,随后,母亲闭上双眼,去了另一个世界——从已知走向未知的世界。看着母亲如此平静、安详地离去,这种经历真的让人难以置信。

站在一旁的医生被深深的震撼了,他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好一阵子,房间里只有绝对的平静。所有人安静地站在那儿,表达对母亲的尊敬。一个人,能在离开世界那一刻如此平静而清醒,这让人难以置信。

母亲见证了自己的死亡,她勇敢地、有尊严地面对了死亡。

母亲是一位真正的瑜伽士。她还是一位无畏的瑜伽士的妻子。她勇敢地迈向未知的领域。连死神也向她致敬。


一家人合影,母亲在正中,如同这个家庭的灵魂所在 [图片来源:RIMYI]


故事小园往期内容

帕坦伽利的故事 | 诚信之王三部曲(一) | 诚信之王三部曲(二)| 诚信之王三部曲(三)

▾▾▾

☟欢迎长按保存下方名片,微信识别二维码,关注「瑜伽行读社」,阅读、践行、联结,我们在这里共同成长。

☟点击「阅读原文」,在我们的网站上获取更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