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热门音乐联盟

我亦飘零久...

海鸥酒馆 2019-06-28 19:24:55





2018年127日那天晚上,我像大多数时候一样晚睡。

睡前刷牙,打开网易云音乐,

随手点开《stage》的最新一期,

是朴树的特辑---- “有时你沉默,有时你唱起歌”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猎户星座》这首歌。

作为背景音乐的存在,我没有仔细听明白歌词,

而对于这首歌的旋律我也没有印象深刻到要立马把它收藏。

只记得当时看着视频里穿着针织秋裤,

在冬日后海街头唱着这首歌的朴树,

我的脑海里跳出一个巨大的问号,“他到底在唱什么?”

对于此类无关紧要之事,我不是一个执着的人。

所以这个问题我并没有去深究和思考,就此不了了之。

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

在两个礼拜之后某一天遥远的南印度,

当我再一次听到这首歌时,内心却已是另一番感受....




如果说哥印拜陀是彩色的,

那yoga center便是这众多浓郁色彩中的那抹清新。

经过几天的熟悉后,

初到时的陌生感早已一扫而光。

一切都比想象中要美好太多,

与自然亲近的环境,友好乐施的志愿者,

来自世界各地的说着不同口音英语的同学...

纵使有许多完全陌生和未曾经历过的境况时刻在发生着,

我竟没有任何的不适与排斥。

对陌生环境和事物的接受和包容度之高,

连自己都感到意外与惊喜。

光脚走各种路面,哪怕到处都是硌脚的石子。

不用餐具手抓吃饭,即使我是那种会随身带消毒液的人。

和不同肤色人种的同学住集体宿舍,洗冷水澡...

融入其中,并且乐在其中。

中心犹如一个地球村,食堂餐厅,小卖部,书店,衣服店,

山,树林,河流,花,孔雀,牛,

穿着黄色修行服的swami,打扮各异的同学...

不上课的日子,对我和lyn来说总是悠闲又丰富的,

光脚丫子骑自行车,吃吃喝喝,到处闲逛,去牛棚喂牛...

























大湿婆之夜是印度最盛大、最神圣的节日之一。

在一年中月光最暗的这个夜晚,

人们赞颂shiva(湿婆)的恩典。

由于这天夜里特殊的行星位置,

令人体系统中有一个自然的能量上升,

在这个夜里,人们要确保整晚脊柱正直并保持清醒和觉察。

那天,我们在经过女神(shiva)游行之后来到阿迪瑜吉广场,

准备迎接一整晚的狂欢盛典。

在梵语中阿迪是第一个的意思,瑜吉是瑜伽士。

所以Adiyogi是第一个瑜伽士的意思。

到达现场后,我被眼前的人山人海所震惊,

后来才知道,当晚现场达到十万人。

如果你参加过歌手的几个小时的万人演唱会,

也许能体会所有人为了一个人聚集在一起的那种感受和力量。

但这放眼望去看不到尽头的不同肤色种族的人海,

即将在这里共同度过一整晚的十二个小时,

去感受shiva以及萨古鲁的恩典,感受自己内在的喜悦。

距离那晚至今,已经过去四十多天,

一直说要提笔记下当晚的盛况与感动,

但那晚的经历让我很难用语言甚至影像去描述和重现。

数十万不同国家的人们,一同跳舞,一同狂欢,

在午夜到来之际又安静下来,所有人一同冥想、唱诵。

那是一种怎样壮观又祥和的景象...














“你前世一定是个女巫。”

这是Aner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同是摩羯座的我们,

一个是会拍照的瑜伽师,

一个是练瑜伽的摄影师,

职业虽不同,但做的事情却不尽相同。

我和Aner之间可以写的事情看似简单却又不容易表述出来,

这其中包含了太多的不可预知又仿佛早已注定的因素与情节。

在这里只想简单的写三个与她有关,

令我印象深刻的事情或者画面。

第一个是在大湿婆之夜前的女神游行中,

和lyn走散的我独自一人跟随着人群移动,

没两分钟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及腰长发、披着黑色披肩、瘦小但不娇弱...

是Aner,“hey!”我叫住了她。

“hey!”她回头露出了洁白整齐的牙齿冲着我笑,

然后拉起我的手,大步向前走。

一路上,我们没有说话,她甚至没有回头看我。

周围都是唱诵的声音以及涌动的人流,

我的右手捧着一朵莲花,左手被Aner紧紧地拽着,

我们都光着脚。

去往阿迪瑜吉神像前的道路上,

地面凹凸不平并且有很多硌脚的小石块,

她脚下丝毫没有任何不适的大步向前走着,

比她高出一头的我紧跟其后,

时而因为踩到小石块硌脚的感觉不自觉的翘起脚来,

但我同样迈着大步的紧跟着她。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呢?

仿佛被一个有力的人牵引着去向一个未知的地方,

但是无所畏惧。







后来我知道Aner还是一个解梦师、

古梵语曼陀罗唱诵师、access疗愈师...

我与她彼此间的深入交流,

起于一次我们想要走出中心拍照而被安保大叔阻拦,

原因是怕我们被外面树林里的大象误伤。

无奈放弃后歪打正着,我们走进了中心里的一片树林,

那天下午,在那个茂密而高耸的林子里,

我们互相给对方拍了照后席地而坐,

我向她倾诉了自己的一些心历路程以及来到这里的感受,

她向我解答了许多我心中的疑问,

同时也描绘了一个我从未了解过的世界。

她说,你一定是深蓝小孩。

我说,我们的身体里都住着一个老灵魂。

当她看到我胳膊上的旧伤疤时,

用她纤细而又温柔的手轻轻的握着那个部位,

我感受到一股暖流从她体内而来。

我闭着眼睛,耳边只有她的轻声细语,

是感恩是祈祷,更像是与这自然万物的对话。

此时的她仿佛化身为女神,或者她只是她。

我还清楚的记得她说了些什么,

但好像又什么都不记得,

那些温柔而又有力的话语,

随着泥土、树木、微风、空气飘得很远很远,

但同时又慢慢地渗入我的皮肤,我的血液...

那是我来印度以来第一次留下了眼泪。

睁开眼睛时,天色已暗,空气湿润温凉,

昏暗的光线下,我已经看不清Aner的脸庞,

但毫不犹豫的侧身拥抱了她,她也紧紧抱住了我。

神奇的是,就在分秒不差的同时,

天空突然飞来数十只不知名的鸟儿,

它们在我们的头顶正上方处不断地鸣叫盘旋,

那声音响彻整片树林,久久不息。

我震撼的看着她,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她笑着说,是的,它们在为我们庆贺。

在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星球上,

我们找到了同类。











与Aner有关的第三件让我印象深刻,

并且心存感激的事情是发生在几天后的上课期间。

shoonya冥想的开启和练习能量之强大,

让我的经期提前半个月到来,

这对于痛经的我来说,真的不算是什么好消息了。

我与Aner上课期间的那几日都没有什么交流,

练习所在的位置也相隔很远。

但我俩有一个共同点是都喜欢坐在大厅的后方角落,

只不过她在那头,我在这头。

课间休息时得知我身体不适后,

Aner抱着她的坐垫来到我这边,坐在了我的身后。

那一个小时,前面大屏幕上放着古鲁的讲话视频,

大家都或盘坐或跪坐于自己的坐垫上,

由于疼痛我接近蜷缩的用胳膊撑着地面坐着。

Aner在我身后,挨着我很近,

此时她开始不断地搓热双手掌心,

然后迅速压实贴在我的后腰处为我暖腰。

她也许是盘坐着,需要向前倾着身子才能完成这样的动作,

我听到她清晰且深长的呼吸声,

这样的动作持续超过了四十分钟。

想到自己在家时偶尔会给我妈按摩,

不到十分钟便觉得过了好久而想放弃。

但在这遥远的南印度,这个之前与我素昧相识的女孩,

却为我做这么久的疗愈,

我无法描述内心是怎样一种感受,

温暖?感激?似乎都不准确...

大屏幕的视频播放结束,

我回头握着她的手从我腰上松开,

微笑着说,感觉好多了...

没有"谢谢"之类的字眼,

因为那两个字太轻太轻......




时间再一次倒回到2月14那天晚上,

我和Aner从树林出来后溜达到一片空旷之地,

脚下是窄窄的小路,抬头可以看到星星。

一个印度小姐姐骑着自行车从我们身旁经过,

回头冲着我们笑:“Happy new year!”

我愣了一秒钟后才反应过来原来马上就是除夕了。

感动之余,我俩同时向她远去的背影大喊:

“Happy Valentine's day! ”然后相视大笑。

漫步在这不着边际的夜色里,只能看见远处树和草的轮廓,

这画面和感觉像是我曾经梦里的非洲大草原。

飘散的思绪也令我的步伐放慢,

此时Aner已经在前面落我有一段距离了,

她朝我大声说:“你不介意我自己在前面走吧?”

“当然不介意啊。”我也大声回答。

“你有没有听过一首歌,朴树的歌,此时的情景真的好适合。”

我脑海里立马浮现出一个月前刷牙时听到的那首歌,

“是不是《猎户星座》!”我兴奋地问道。

“对!你记不记得里面的歌词?那些死去的人,停留在夜空..."

她一边说一边望向天空,我也抬头看着夜空。

“你看那些星星多小啊,小到只是一个点,

但那却是一个星球,甚至比地球还要大。”

“你看这里,我们的影子好长好长,

但与这星星相比,我们却是那么的渺小,

小到只是这宇宙中的一粒尘埃。”

我看到映在草丛中被拉得很长很长的我们俩的影子,

在这寂静的旷野中显得格外的孤独...

我掏出手机,找出《猎户星座》,

那首之前我听不懂的旋律与歌词、朴树浅吟低诉般的歌声,

此时回荡在这孤寂的夜空中,格外的苍凉却又有力。

“你还记得吗 那时的夜晚

是如何降临的

什么都不说 像来自天空

轻如指尖的触痛

你是否得到了 期待的人生

梦里的海潮声

他们又如何从 指缝中滑过

像吹在旷野里的风

情长 飘黄 静悄悄的时光

清晨 日暮 何处是我的归宿

世界在雾中 那些人说着

来吧 就不见了

从未看清过 这一座迷宫

所有走错的路口

那些死去的人 停留在夜空

为你点起了灯

有时你乘起风 有时你沉没

有时午夜有彩虹

有时你唱起歌 有时你沉默

有时你望着天空

情长 飘黄 静悄悄的时光

清晨 日暮 何处是我的归宿

情长 飘黄 静悄悄的时光

清晨 日暮 何处是我的归宿”



 

感谢所有的遇见与陪伴 ,

愿你成为你所在之处的那道光明...







《海鸥酒馆》

记录有温度的文字

和有故事的照片

扫↓二维码即可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