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热门音乐联盟

生态艺术 | 大地 (十一)

RTINTLLAB 2019-06-20 23:25:06










LAND 
































































































承予生灵   泽被万物







    作品小记   





我们之所以,最终选择艺术,是因为,我们想把真实与梦想,装在一起,在实践中展开新的可能。




在此,艺术立场与作品,不再担负传统的社会意义,也因此,让认知以一种自由的状态,到达能到达的界域。而且,在形成以前,我们无法规划说它们什么时候能够出现或是到达,或是以计划的方式,做一种强行的安排。那些程序化的结果,并不是我们要走的方向。但我们十分乐意,把已经形成的部分,与人们分享,交流与探讨。




艺术,是一切存在的可能。是平实,也是虚无。是充盈,也是空白。在此,我们将不再将它们放在传统的审美叙事的程序中去做考量。也就是说,不要在其中找寻故事的结构,也不要对其有何意义,进行深究。我们所做的一切,仅仅只是因为存在本意,或是存在过的体验。




在一分为二,或是二元对立的思维中生活过久,是会产生一些问题的。这些问题,在很多国家都有。有些明显,有些隐陷,我们深入进去,都不得不面对。那么,这些思维是从何来的呢。有没有可能,让我们的认知,得以更多的延展,在新的维度,有些有益的探索。有没有可能,不再局限于生物链或是生物结构中,去做无畏的挣扎,或是自以为是的洋洋得意。或是不要仅仅盲目地服从于天性中的局限,生活得志得意满。我们有没有真正理解存在本身的边界有多微妙又宽阔,有没有了解平衡、流动与平和的意趣。有没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尊严感与绝对价值的笃定。有没有对于恒定与变化的尊重与接纳。




我们的种族论、地域论、精英论、阶层论,是十分可笑的。不知这样优越感从何而来。不知人们对于动物、植物、其它生灵与物质存在的优越感是从何而来。我们的认知太有限了。甚至连细菌都没有了解清楚,我们的骄傲与我们的无知一样枝繁叶茂。我们的笨拙与可笑,从来没有停歇。那么,为什么不可以,去看看世界倒底是怎样的存在,其它的生命是如何地度过一生,万物之间是否有更深刻的关联。我们的爱与理解,是那样贫乏。所有的问题的产生,并不是单一出现的。当然,即使认知很有限,我们依旧建立了丰富的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但我们有没有文化呢。我们对于人性有多少了解。在了解后,是否还那样热爱这样的一个物种呢。我们对于生活有多少了解与发自内心的尊重。




有一次,我与磊磊散步时,遇到校园的一棵大树,树冠茂盛,荫泽后人。如果我们人类能尊重任何一个物种,任何一个生命,我们会从它们身上学到很多。这不是泛神论的原始信仰。而是我们会看到一种新的生存可能。一切都有造物主的神奇力量。这些是独立于我们人类的认知存在的。我们必须要有基本的敬畏心,要有共生的联接能力。而不仅仅是利已主义与阴谋论。




在单一文明或是文化的进程中,人类或会失衡。只有多极并行,才有可能保持活力与平衡。求实,有时是有实效的,但也有明确的缺陷。东方文明中有些非常早熟的思想。而且完全是一种推演与实践。这是十分神奇的。泛神论,在各个民族与区域文明早期都曾广泛地存在过。我们不能说那就一定错误。因为,其中隐含的一些信息,相当于暗物质,不可解释的,或是不可看见,并不是不存在的。也就是在人的认知与实证以外,还有更广阔的时空。这些,让人们避免自大与为所欲为。




中国与印度的文明,有一些很有趣的地方,其中比较好玩的,都会有气韵生动的讲究与认知、实践,沉潜于日常生活。无论是中国的饮食、起居、字画、书法、房舍建筑、音乐、墓葬,都是讲究流动、天人合一的。有些有趣的现象,并不是国学的那些社会礼仪与规则,而是真正存在于民间的生活中的一些细小的建构与日常。房屋建造的讲究,与自然的关系,山形地势,风生水起。印度就更让人称奇,在近代,它或许是西方意识的全面清洗之地,也很容易融入欧美运作体系。但,如果我们看看南印度,看到精英层之外的社会广泛的基层,与所谓的落后之地。我们在宗教之下,再去看看这个社会内在构成,我们便会发展,这是一个在某些方面,其实处于相对静态的一个社会。也就是说,更深处的一些原生意识,还是保存了下来,无论是借助于宗教,还是民众生活。印度的过人之处,还不在于其科技与IT的发展,而是其音乐本身就是一个独立的宇宙观的延续。其中有着非常微妙的频率的创作与由始至终绵绵不断的可能。也正因为印度音乐给了我从未想到过的时空延伸的可能,以及深层意识被催眠的可能。让我产生好奇,是什么造成这样的效果的呢。




而印度音乐中的这种现象,我们在一些天主教、基督教的仪式或是伊斯兰教的仪式音乐中,或是拉美、非洲或北欧的自然音乐中,也有所感受。是什么,让不同的信仰的人们,产生相近的频率的呢。其实,宗教音乐中的空灵的趣味,有时,并不是写给人类自己听的,而是一些人在走向无我之路上,感受到的空无的状态的共振,所以才会有相似的微观的呈现吧。极轻的,一种可循环的平衡与流动。人类用不同的方式,走向真实的探索。获得心灵的慰籍。大自然有时温和,有时暴烈。有时真实的部分,未必总给脆弱的人类带来安慰。




大多数时候,人类并不能与自然的力量抗衡。时时自我夸赞,或许能让人们多一些勇气与信心。但真正的信心,来自于对于光明与残酷的同等接受,而不生幻想。




经过漫长的冬季,今年的春天,自然中的生命,似乎同时苏醒过来。一时间,满眼都是各种植物的绿芽的萌生与花朵的绽放。人们在自然中,忘乎所以。这是一种自然的反应,是天性使然,并不是社会教养的结果。是什么让人们一下子扑进自然中,如痴如醉。因为人本来就是自然的一部分,只是与自然隔绝太久,而忘了心中那个孩子与心灵。百年,不过须叟。白驹过隙。




听从心灵的声音,让天性中的良善与好奇得以舒展与成长,在自然中,以一种相信与托付的方式,全身心地接受并付出。这个世界本就是一体,不可分割。只有当我们与自身与他人、万物休戚与共时,我们才真正理解生命的可能。也才明白,每一瞬的珍贵,每一种生物的可贵。




自然而然,你,亦是我。如果我们能对于他者,都有爱惜之心,彼此信任、尊重。我们才不会产生那么多基于恐惧、自私的防御过当、或是恶意的错误。我们在防备与孤立中,产生太多内耗与彼此伤害,我们在战争中,在资源的夺取中,产生过太多自以为是的意识,牺牲过太多生命与家庭。这并不是人类更高级的表现。只有当人类自身的意识,在更有建设性的层次上展开时,一种新的生活的可能,才有基础建设。人类的先进,并不是产生于人工智能的迭代与生产力的发展,而是产生于最基础的认知,尊重生命的多样与不同,与广泛的世界建立真正联接的可能。平和生活的可能,和平发展的可能。




大地之上,万物生长。






——节选《大地》 2011  颜静







   艺术家简介   





颜静,倡导生态平衡、保护生物的多样性。代表作品《微光》、《天空》、《湖面》、《海面》、《肖像》、《时空》、《循环》等。











用艺术温暖生命







R&T国际实验室


工作时间:周二 - 周天  10:00 -  19:00



中国  上海

南京西路1266号 恒隆广场二期15楼1510室 

电话  +86 021 60398334

传真  +86 021 60398333










  生态艺术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