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热门音乐联盟

窥视印度 — 电光掠影105年

与艺术有染 2019-06-06 00:55:20

谨以此文纪念那些引领我认识印度的电影和纪录片们。


 

1895年冬季卢米埃尔兄弟(Auguste Lumière & Louis Lumière)以《火车进站》掀开了世界电影的序幕,18年后的1913年,印度照相师与制版师法尔奇(Dhundiraj Govind Phalke)用《哈里许昌德拉国王》打开了印度电影的大门,成为印度电影之父。2013年,印度出品《孟买之音》,以纪念印度电影工业百年,由四位知名印度导演联合创作,关于自我身份认同、关于爱、关于追求梦想、关于对电影前辈的致敬。于今,印度电影已经走过了105年的岁月,在这百余年中,印度电影走的铿锵有力,在传承、叛逆、自我突破中为印度电影在世界影坛上占有了一席之地。(中国电影于1905年诞生。)

 

印度电影能取得如今的地位有着其特殊的历史原因,亦有来自各方力量的支持与努力。

 

印度人口与语言环境的客观因素,使得印度每年出产的电影数量相当可观,为其在世界电影版图上的地位夯实了坚实的基础。

 

印度人口众多,2016年统计为13.24亿,为列世界第二人口大国。印度拥有28个邦、6个联邦属地及1个国家首都辖区,由于英语与印地语为印度官方语言,另外还有其它21种地方性的预定官方语言,因此,各地区为满足本地观众诉求,推出本地语言的电影,致使印度电影使用的语言总计超过了20种。语言的多样性是将印度每年出品的电影数量推至世界第一的重要原因之一。

 

印度每年出产电影1500到2000部(数据来源:德勒2016年),与此形成对比的是,2016年北美电影年产量718部(数据来源:美国电影协会)。

 

随着越来越多的印度导演蜚声国际,印度电影也逐渐走进观众视野,在世界电影上的地位也日趋提高

 

20世纪50年代,当印度电影依然沉浸于歌舞片的欢声笑语中,萨蒂亚吉特·雷伊(Satyajit Ray,1921年5月2日—1992年4月23日)的《阿普三部曲》(《大地之歌》1955年、《大河之歌》1956年、《大树之歌》1959年),用自己写实的电影风格,为其确立了世界电影导演地位。这三部影片,为印度社会底层谱写了舒缓的诗意基调:朴素中承载着生命凝重的宿命论,绝望中伸展出人生的温情,悲悯中绽放出生活的希望。萨蒂亚吉特·雷伊的电影是体现印度普通社会风貌的最佳代表。黑泽明曾评价说,“像一条大河一样奔涌着静谧与庄严的电影。”民族的也是世界的。

 

“看似无形”,林赛·安德森(Lindsay Anderson)在该片于1956年获戛纳奖时说,“《大地之歌》追随的是生命的伟大设计。”雷伊给人的印象是“他已经双膝跪地”并“以完全的谦卑在工作”。而雷伊本人在另一个场合也似乎印证了这一观点:“我以与人类呼吸节奏吻合的方式来导演我的片子。远和近,以富有韵律的形式组合起来,并且由形式呼吸着的生命来吟咏。(《你不属于——印度电影的过去与未来》)

 

加拿大籍印度裔女导演迪帕·梅塔(Deepa Mehta,1950年-)的电影在印度电影的地图上是特立独行的存在。1996年元素三部曲之《火》的上映,对执于传统习俗的印度来说,不啻于大地惊雷。2014年阿米尔·汗(Aamir Khan)的《真相访谈》中,探讨了同性之恋这个目前在印度社会上仍然禁忌的话题,依然是不少家长们心中的芥蒂。更何况20多年前,一位女性导演去触碰这团世俗禁锢之火,引发的狂潮。1998年的《土》,印度取得独立的那一刻,也是战火喷发最惨烈之时,印巴分裂,印度教、穆斯林何去何从。宗教是掩藏在人性之恶下的虚伪外衣,鲜血是浇注在惨痛悲悯时刻的罪状,触目惊心。2005年的《水》,似水柔情下的暗潮汹涌,宁静中带着忧伤。“寡妇之家依然存在,印度宗教圣地维伦达文(Vrindavan),因宗教、文化原因,这里聚集着万人左右的寡妇。妇女地位低下、没有经济能力使得她们成为家人厌弃的负担。Deepa Mehta用大胆而细腻的电影语言,为大时代背景下的各色人群描摹出浓妆淡抹的一笔。

 

以拍摄纪录片出道的米拉·奈尔(Mira Nair,1957年-),1988年处女作《早安孟买》,将目光聚焦于孟买底层人民的市井生活,生活的绝望无可言说,只有更加沉落。西方的教育背景使她在处理东西方题材的电影方面更加驾轻就熟,一场《季风婚宴》,主旋律与各协奏曲共鸣,是五味杂陈的欢腾,印度传统已今非昔比,更加包容与开放。

 

爱情永远是印度电影的永恒主题。


被誉为宝莱坞浪漫爱情片之父的导演Yash Chopera(1932年9月27 日-2012年10月21日)在世时,不断推陈出新,为世人奉献了数部甜而不腻的爱情佳作。

 

印度电影中的歌舞是印度电影独秀于其他各国电影的与众不同处。

 

其代表作莫属于2002年出品的《宝莱坞生死恋》,艾西瓦娅·雷(Aishwarya Rai)在片中惊为天人。欲而不得的爱情让人肝肠寸断,与片中奢华的布景及华美的舞姿形成强烈的反差,该片与《红磨坊》、《芝加哥》并列为20世纪影视上最绚丽的三大歌舞片。

 

印度电影也善于从本土历史中挖掘传奇。

 

1982年上映的《甘地传》,记录了印度圣雄甘地史诗般传奇的一生,领略了这位伟人如何以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为印度走向独立奠定基础。此片亦囊获了第55届奥斯卡8项大奖,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


2001年出品的《阿育王》(《Asoka》),沙鲁克·汗(Shahrukh Khan)成功演绎了印度历史上最伟大的王,虽然依旧以爱情为主线,但同时沙鲁克·汗也将这位孔雀王朝第三位王骁勇善战的一面表现的淋漓尽致,本片也成就了他国际巨星身份。


2008年,印度将16世纪莫卧儿王朝第三代君主阿克巴大帝与印度教公主珠妲的唯美爱情搬上银幕的《阿克巴大帝》,瑰丽曲折的爱情中,也看到了这位印度史上第二位伟大的王如何实行宽容的宗教政策,奠定了他将莫卧儿王朝推向鼎盛的基础。

 

因历史残留,印度社会中依然存在着不少根深蒂固的问题,而印度电影也善于从这些困苦与问题中发现种子,开出温润或璀璨的花。

 

红灯区的孩童

2004年《小小摄影师的异想世界》将观众的目光聚焦于加尔各答市某红灯区,苟且于此的人们不仅贫疾交加,生无所望,更揪心的是那些妓女的孩子,在遭受歧视目光的背后还有更狭长的注定无法摆脱的黝黑命运等待着他们。有片中的孩童因为此片,才能得到瞩目,挣脱了命运的枷锁,划出了人生不一样的轨迹。通过一部影片使掩埋于火坑中的孩童得以受瞩目而被更多的解救,也是不负于此部电影拍摄的初衷,使命部分达成。

 

女性地位

印度女性地位低下已是不争的事实。从沙鲁克·汗2007年主演的《加油,印度》到阿米尔·汗(Aamir Khan)2016年主演的《摔跤吧,爸爸》、及2017年参演的《神秘巨星》,电影不断地在为印度女性地位的崛起而呐喊,一浪接一浪地奔腾。

 

强暴问题

印度的强暴问题仿佛是社会的毒瘤,下至三岁上至九旬老妪都可能成为受害者,使得整个印度的女性及想要去印度旅行的游客都诚惶诚恐。2012年12月某深夜发生的公交车轮奸案更是震惊世人。在2016年反映印度社会现实问题的《红粉惊魂》中,巴叔(阿米达普·巴强 Amitabh Bachchan)成功塑造了一位处事不惊、正义凌然的律师形象,气场不怒自威。“不管那个女孩是熟人,朋友,女朋友,妓女,甚至是你自己的妻子,不就是不,当别人说不的时候,你就必须停止”。巴叔在片中为印度的女性发出了坚实有力的声音。

 

印巴冲突

印巴冲突与仇恨自其分裂起就深埋于印度教与穆斯林的心中,《小萝莉的猴神大叔》,当片尾小萝莉百感交集、感激而号“罗摩神万岁”时,如沐大爱无疆的温暖光辉。

 

教育问题

阿米尔·汗在电影《三傻闹宝莱坞》中抨击了印度教育体制的不足,又在电影《地球上的星星》里诠释了每个小孩都是在等待被唤醒的精灵。

 

政府的开明对于印度电影能够得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有着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

 

印度的腐败已深入骨髓,《芭萨提的颜色》用喷涌的鲜血做了一场唤醒的祭礼,谱写了一首青春的挽歌,如此掷地有声。难以置信这样题材内容的电影竟然能够公映,更难能可贵的是,此片捧走了2007年素有“印度奥斯卡”之誉的“国际印度电影金像奖”。

 

印度电影也有着世代相承。

 

如今活跃于电影舞台的卡琳娜·卡普尔(Kareena Kapoor)(代表作品《阿育王》、《三傻大闹宝莱坞》、《小萝莉的猴神大叔》)出身于宝莱坞第一家族卡普家族,祖父拉兹·卡普曾自编自导自演上世纪50年代风靡大陆的《流浪者》。

 

为中国观众所熟知的三汗之一阿米尔·汗,亦出生在一个电影世家。父亲Tahir Hussain是著名的电影制片人,而叔叔Nasir Hussain则身兼演员导演制片数职。20世纪70年代广为人知的印度电影《大篷车》即是阿米尔家族的作品。

 

已过古稀之年的印度男影星阿米达普·巴强,被誉为印度的天皇巨星,以坚守印度本民族文化特色的电影而更受推崇。在其早期作品,1971年《快乐的阿南》(IMDB印度电影排名NO.1)中,男主角的阳光乐观深深地鼓舞人心,同时巴叔饰演的善良青春的Bhaskar医生形象也让人过目不忘。2005年上映的《黑色的风采》,他成功塑造了一个将野蛮不安的女盲童培养成一位有教养淑女的伟大老师的形象,狂躁、煎熬与坚毅并驾齐驱。

 

同为1965年出生的三汗(沙鲁克·汗、阿米尔·汗、萨尔曼·),如今在印度电影界撑起了一片天。


在2000年的影片《真爱永存》中,沙鲁克·汗饰演的音乐老师用真诚的爱去融化了巴叔饰演的校长冰山般的内心,片尾沙鲁克·汗向阿米达普行以摸脚礼(印度人通过这种礼仪来表示对他人的尊重),而巴叔也欣慰地抚摸着他的头,并在他的眉心点了一颗红痣,以示祈福,仿佛是一种肯定,一种传承。


三汗的社会责任感也持续传递着满满的正能量。

 

沙米尔·汗曾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的,表彰他为慈善所做贡献的奖项,是印度第一获此殊荣的人。

 

萨米尔·汗建立了自己的慈善基金会,用自己的影响力和收入建立品牌并销售实现自给自足,是印度最值得信赖的非政府组织。

 

阿米尔·汗目前拍摄了三季的《真相访谈》节目,更是良心之作,片中不仅尖锐地指出印度的各种社会问题,深刻剖析,且都给到了闭环,每个问题都给出了完满的解决方案(背后强大团队的支持包括调研及数据也功不可没)。深刻体现了作为一个印度人的强烈的爱国心与社会责任感,在推动争取尊严、自由、平等、博爱的道路上,坚持不懈的努力着,片中那些先锋斗士及英雄们的壮举可歌可泣。如同电影《芭萨提的颜色》中所说的那样:“没有国家是完美的,只能让他变得更好。加入警局、军队、IAS(印度科学院),成为政治体系的一员。国家会变的,我们会改变他的。”让人深感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力量。

 

印度电影人仿佛有着一股凝聚力,并且走出了一条适合自己的电影之路,崛起之势不容小觑。

 

为什么不能以我们所做的自豪,而非要跟别人所做的相比?西方的就是西方的,东方的就是东方的。两个都存在于同一个世界。

—— Amitabh Bach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