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热门音乐联盟

传承民间音乐 | 张尕怂为81首民歌,走遍大西北......

西部现象 2019-06-20 22:54:43

图文由张尕怂授权发布



我出生的地方在甘肃靖远一个很偏僻的小村落,最好玩儿的就是小时候过年,我们娃娃们跟着大人们唱庙会,耍社火。


大人们会唱一些传统的调子,我那时候觉得很难听,跟念经一样,为了凑热闹,就跟着瞎哼。社火就耍了那么几年,后来我们整个村子因为天太旱,就搬迁了,邻居也搬的四分五裂,很多传统也逐渐丢失了。


01


一日,在繁华的大都市,我在大学宿舍里弹着吉他,小时候稀奇古怪的旋律又重新出现在我心田,让我很惊喜,我立马网上找资料,原来这些传统的庙会小时候瞎哼的调子在中国西北的一些地方还继续保留着。


而且有一些相关的资料,我浏览了很多文章视频,好怀念好激动啊。


在这之前我热爱摇滚音乐,之后想的做的都转变了。2011年暑假回到家,我决定去西北各地寻找会唱各类不同曲种的民间艺人,跟他们学习。


我去了人人都听花儿的青海,先到的西宁,一个人,也不知道去哪儿,就问哪里可以听花儿小调,出租师傅带我到了一个花儿茶园,二楼一排排,十块钱喝茶,歌手一个唱完接一个,都有专门的师傅在电子琴伴奏。


我在那里听了一个下午,录了很多没有听到过的旋律,晚上住在了离这个茶园很近也是一个巷子里的青旅。


第二天我又听了一天,认识了当天来唱歌的花儿歌手尕马龙,跟他比较投缘,我告诉他我是一个学生,很喜欢花儿,想学着唱,请教他可否传授给我一些技巧方法。


尕马龙很热心,他想听我嗓音如何,我很害羞不好意思,就轻声给他唱,结果还跑调了。他说没关系你要敢唱,放开了唱!


我说花儿里面有那个颤音你是怎么做到的,他很大声的唱了一句,把我震了一跳!他说:“这就看你对你嗓音自不自信”。


▲2017在甘肃松鸣岩花儿会上又碰见了他


02


我问他:我想把他唱的歌录下来回去学,问他要多少钱。他说10块钱。



在小游园第一次听到原生态的花儿对唱,被现场你一句我一句男女互侃的场景笑的我肚子疼。


意犹未尽,散场的时候,我问他们明天还来吗,他们说那不一定,他们也是闲了就来玩儿。


有个小伙子给我说:大通县老爷山有花儿会,很大型,都是原生态,你喜欢收集你去那里保准没错。我说我就想听这种没有伴奏原生态的。



一查位置很近,二话没说当天直接坐车去往老爷山,结果半路上师傅说已经举办过了,我问下次大概到什么时候了,他说在每年的农历六月六,我问师傅那大通哪里可以听到花儿和小调,他说去农村,但这个季节怕都忙着呢,顾不上唱了,让我去县城看看。


我又坐车去大通县城,一出站就听到商店里放花儿,我问他们在哪里买的碟片。老板娘给我说了一个地方,跑去时候马上要关门了,我说稍微等会儿我要买很多碟片。



03


2012年我离开了学校,给自己起了个艺名:尕怂,开始学着演唱西北民间音乐,以家里为中心,学上一段时间,出去背着各种不同的乐器奔跑在中国有livehouse的城市。


在外面演上一段时间,再回来家里练习一段时间,再出去。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抛弃学业这么做,没想那么多,就干了!所以在家乡人眼里我这个不好好念书竟然唱曲子又给自己起了一个骂人的名字的人真成了一个“尕怂”。



碰见放羊的女人,我问她会唱小曲子吗

她还以为我是疯子

说对面那个老汉会唱,让我去找他

然后赶着羊走了


放羊老汉说他要去山里

我决定跟他一起去


去了山里他也没唱,就听他一路讲着他的故事和他听说的一些有意思的事儿。对我后来的创作提供了一些素材。


04


2012年我家里还没网,农村上网非常不方便,我就在出去巡演的时候,整理一些自己喜欢的歌的吉他谱子和一些平时上网搜索整理的唱词放到博客上,回到家,用手机上网看博客当笔记用。


后来我的这个博客没想到还火了,一些朋友通过博客认识我,有一次一个博友给我推荐了一个天水秦安小曲的qq群。


加上后,里面有很多他们分享的一些西北各地的小曲的资源。


一天在群里聊天,看到他们发有个老人拉二胡的手势与众不同,他是整个手拿着拉,而且拉的非常好。很好奇我就上网搜,看了他好多视频,他不光二胡拉的好,唱的也牛逼啊,一下子这老头儿就变成我偶像了!我决定我要找他去学习。


正好微博上朋友说在西宁有举办青海汉族民间小调大赛,问我去不去比赛,我说我这水平比不了,但我一定去看。


▲录了很多小调

 

看完比赛,我照着网上看的信息,去了青海湟中县总寨镇谢家寨村刘延彪家。比较好打听,镇上很多人都知道他。


▲开口唱的第一句,哇塞!有一种看自己喜欢的明星演唱会的感觉。不光二胡拉的好,三弦弹得也相当牛逼。


比起在网络上看他的视频,亲眼能看他现场弹唱真的是触动很大。有说有聊整整一个下午,他给我唱了西宁贤孝 青海瞎弦 打搅儿 眉户小调 道情 灯影戏 ,给我讲述了这些曲种的历史和歌曲背后的故事。



05


2013年过完年安排好了上半年的巡演计划,正月十五从兰州出发,一路向南,带着我的三弦,唱着我的小曲,我又开始了“在路上”模式。


每到一个城市演出,我就给他们介绍西北的民间音乐,讲述西北的风土人情。这一年是我比较开心的一年,精力充沛,干劲儿十足,演到九月份,在城市待久了,想回家占占泥土味。


九月份我跟当时给我拍纪录片的张楠小飞一起相约去甘肃河西走廊采风。


我们第一站到了武威,我看网上视频天马广场那里经常有民间艺人活动。到了广场,广场干干净净,在附近转了一圈,听他们说武威最近在搞文明城市建设,广场不让民间艺人唱了,影响市容。


▲转了一圈,终于在新华书店门口发现一个卖唱的民间艺人。


▲来回路过的车辆,吵的只有靠近他才能听的清他的音乐。

 

我跟他打听武威的民间艺人,他可能怕我是政府的人没有给我说。

 

我们就去了武威市文化馆,我很害羞不知道怎么开口说,结结巴巴的半天没说清楚,急的张楠导演帮我问,经过他的沟通,工作人员提供给了我们武威所有民间艺人的信息和联系方式。


▲从文化馆出来在门口买了很多凉州小曲的碟片


每到一个地方采风,买当地出版的一些本土民间音乐碟片拿回来学习也是很重要的。


06


文化馆给我们的民间艺人名单里有个冯杰元,我想起很早之前就在网上有印象看过武威有个盲艺人冯杰元弹唱的凉州小调的视频《割韭菜》《五哥放羊》,我们就先去了柏树乡的冯杰元家里,一路打听,到了之后只有他父亲冯光涛在家。



冯光涛,曾经的凉州贤孝艺人,前半辈子靠这个为生,穷困潦倒,后半辈子他决定不再唱了,我怎么请求他就是不唱,他打电话叫来了他儿子冯杰元。


冯杰元当时在市里广场上算命,不一会儿他就敲击着木棍回来了,他很听他父亲的话,可能好久没弹三弦了,说要到院子里晒一会儿弦子。


▲冯杰元是凉州小调传承人,会唱的凉州小曲小调很多,而且大多数都是荤曲。


▲他眼睛看不见,为人很幽默,唱起歌来,声情并茂,相当吸引人。唱着唱着太荤了,他爸爸在场,冯杰元不好意思唱了。


我祈求他再多唱些,我说我来一次不容易,是真的很喜欢,说的时候正好接到了中国达人秀导演的电话,跟我约录节目时间,我说我最近在采风。


冯光涛看到我的认真,诚意,他就电话请来了在他家附近的臧善德,跟他以前是一个乐队的,说他唱凉州贤孝唱的好,是我们武威的代表曲种。



不一会儿臧老爷子就在老伴儿的搀扶下来了,穿着打扮很得体,果然很有范儿,馍馍端上来茶沏好之后开始唱了,那是我第一次现场听凉州贤孝。


▲臧善德唱起来非常有文人的气质


冯杰元唱罢臧善德唱的时候,冯光涛实在忍不住了,拉起了二胡。


臧善德也越唱越兴奋,表情动作也夸张了起来,冯光涛蹲在了地上拉起了二胡,他们即兴玩儿了起来!!


我看着这两个老友耍的这么开心,激动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太牛逼了,没想到民间有这么多大神。



07


从冯杰元家出来后臧善德邀请我们去他家,他家里很阔气,收拾的很干净,老伴儿很和善,儿孙媳妇儿也孝顺,很欢迎我们的到来,还带我们转了他们家的老房子。


▲臧善德在给我教他会的,很少有人知道的几首小调。


我们离开的时候,他老伴儿一直把我们送到外面的大路上。张楠导演很是喜欢臧善德,一直念叨着让他唱给我拍的纪录片的过场,我觉得也很好,但是后来再没去过。


我给冯杰元说我在网上看过他唱的视频,他说那是王月叫人拍的,王月拉的二胡,艺人名单第一个就是他。


王月家离武威市区较远的一个镇里,从臧善德家里出来吃完晌午饭我们就搭班车去了四坝镇,跟王月打电话联系说是在镇政府旁边,他说他在那里唱,我们到镇上下车,没找到。



问了人,说王月组了个班子但今天唱没唱不知道,又电话联系,他说他已经回家里来了,说了他家的地址,我也没听清,就问人,又重新坐车,走了一段路到了王月家。采风途中四处打听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在去王月家的路上。


王月的一个眼睛稍微能看见一点,他对凉州贤孝了解研究的很多。给我美美的上了一课。最后我请他弹唱几首,他弹了《满天星》一点点,《杨柳儿青》弹了一点点,弦子弹的一般,我问他有没有一些小调,他想了下弹唱了《下四川》,至今我还保留着他弹唱走调的录音。


在拜访完王月回来的路上,我享受着采风带给我的喜悦,坐在拖拉机上即兴弹唱,当时跟随我拍摄的张楠导演抓拍到这两张很经典的照片。


09


9.24号,也是我们来到武威的第二天,午饭后,电话联系好凉州贤孝国家级非物质文化传承人冯兰芳,我们打车前往高坝镇,的士要价三十,我一看也不远,到了楼庄村公交站,冯兰芳的丈夫徐文昌开着小三轮车在等,我一看感觉就是的,开心的打了招呼。



他在前面带路,我们跟着他走,沿着国道拐进了一条土路,跌跌撞撞到了他家大门前,大门前有一棵大榆树,门前干干净净,冯兰芳拉开两扇大木门,徐文昌把三轮车开了进去,我们紧随其后,院子里堆着玉米,还有几只鸡,房屋很简陋。


进到屋里,炕沿上坐着冯兰芳的儿子徐常辉,还有一个当天跟他们排练的甘肃古浪人张生。


张生问我们是做什么的,我还是很害羞不知道怎么介绍自己,张楠说该怎么介绍就怎么介绍,我用普通话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大串,没说清楚,把自己都弄害羞了。


普通话不行用方言吧:“我我我姓张,我我是奏奏奏音乐滴,非常喜欢咱们西北滴音乐,我我我专程来跟你们学习来咧。”惹的他们哈哈大笑。


张生是一个很活波开朗的人,他会唱很多传统的西北社火小调。


▲给我教唱社火时候跳的舞

 

那一个下午我沉浸在冯兰芳和他儿子徐常辉的音乐里出不来了,被冯兰芳高超的艺术震撼到我感觉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她说:“你跟我学就不要耍怪,要老老实实一个音一个音的学”


另我没有想到的是她的儿子徐常辉二胡三弦的技术如此惊艳。完全是大师级别的水准。


我随身携带的录音笔录到没有电,边充边录,不想错过每一瞬间。冯兰芳唱一首讲一首,边讲还边带表演似的动作,徐常辉的三弦独奏《满天星》《大红袍》《八谱儿》《摘花椒》《春节序曲》。


冯兰芳新编写加工过的传统小调《小男子出门》《亲家母》《五哥放羊》《四季歌》《十件宝》《张先生拜年》《十唱毛主席》,贤孝传统《小姑贤》等。


唱了有半个小时的《丁郎刻母》她编写的《党的恩情说不完》,还有现代流行的歌曲,陕北民歌,甚至还有东北二人转《小拜年》,娘母子两个三弦二胡板胡来回换着演奏,最后来了一个三弦对飙,看的我心潮澎湃,我感觉她们什么都可以唱,什么都可以弹,我收获的太多太多……


时间过得太快,不觉已到晚上,不忍离去,但冯兰芳还要做饭,不能给他们添麻烦。


徐文昌开着三轮车送我们去村里公交车站,我坐在三轮车上,土路不平,抖的我哈哈哈大笑,我给张楠说别的艺人那里不用去了,明天我还要来冯兰芳家。


10


录制完《泥土味》《开春》我的首张双专辑,又参加完中国达人秀,也快过年了,我从上海飞兰州,那是我第一次坐飞机,电话上我还询问我的朋友周立,坐飞机会晕吗,危险吗。



飞机起飞那一刻我想起徐常辉问我坐火车的声音是不是“穷穷穷穷穷……”。


到了兰州,我跟张楠小飞约好,我说我想在武威办一场新年音乐会,把武威的一些民间艺人聚集在一起,把父老乡亲都叫上来看,好好热闹一下。


他们也觉得挺好,从北京赶到兰州,我们聚在兰州花儿青年旅舍,商讨完之后,买了1.19号晚上的票,20号凌晨两点左右到武威,我是计划凌晨到了武威之后,直接去吃夜宵,紧接着吃早餐,然后住宿,这样可以省一天房费。


没有想到的是,20号那天好冷,一下火车,冻的我们无心去吃东西,从火车站出来走了两步找了一家旅社,每个人10块钱一晚上,脏乱差,老板还有问题,两个大男人一个坐在一个腿上看电视嗑瓜子。


睡不着,索性就躺着在想怎么办好这场活动。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离开了。安顿好之后,我们先去了冯兰芳家里,把我们要做的事情给他们说了一下,他们很开心。


徐文昌说他杀一只家里的鸡,我说我买菜,他说他买酒,我们提前一起庆祝过年。经过商讨,场地就选在她们家里,活动定在第二天。分工行动,徐文昌负责联系艺人,邀请乡亲,我们这边负责布置现场。


张楠小飞要拍摄,我还要跟冯兰芳徐常辉排练,忙不过来。我联系到了武威天马娇子志愿团,负责人叫王发兴,之前在微博上有联系,他们也拍过冯兰芳的视频,邀请了他们参与帮忙,甘肃日报驻武威的一个朋友贝贝也参与拍摄帮忙。


2014年1月21号,天晴,离马年除夕还有九天,早晨醒来我们跟过年一样兴奋期待,转着在市里办年货,糖茶烟酒,瓜子,水果,对联,鞭炮,菜,肉,能看到的喜庆的东西都捡样买些。


我,张楠小飞还有王发兴带领的武威天马骄子志愿团四人,我们一路有说有笑乘坐公交车前往冯兰芳家里。


徐文昌邀请的艺人陆陆续续到来,在屋里熬茶喝,音乐一放,我们开始布置现场,写对联的写对联,贴对联的贴对联,水果瓜子糖花生外面桌子摆上,舞台我们选在了他们家拐房子。


舞台背景布置就地取材,锄头、铁锹、簸箕、筐子、架子车、腌菜缸、木叉、犁地铧、背篼、笼子……


观众陆续入席,有吃烟锅子的老汉,有怀抱孙儿的大娘,有刚干完活儿一身土的大妈,有好奇的打闹的小孩……


一切准备就绪,太阳天空照,鞭炮一响,铃铛一碰,音乐会正式开始。


▲我第一个演,曲目《过年》

▲冯兰芳压轴


▲大合照,这个年对我们和冯兰芳一家来说过的很有意思。

▲每次回家都是叔叔送我们去村里的公交站


11


2013年整整一年我演了将近100个城市,正月十五出的门,离过年还有一个礼拜才回到家,唱着这样小众的音乐,没有票房,不被理解的时候会很难受,现在的社会诱惑太大了。我给自己打气,不忘初心。


2014年正月里我回了一趟我出生的地方。



这就是我出生生活了17年的村庄,小时候我在这里耍社火,唱庙会,幻想未来。


12


张楠一直想拍摄我在音乐节上的镜头,可惜我不红,又没有乐队,受邀参加的音乐节很少,我给他说有一个比音乐节还音乐的音乐节,你去不去,叫花儿会。


在花儿会学习了两天,张楠他们租了车,我们一起又去了甘肃武威去看望冯兰芳一家。


当然来了就不能错过学习的机会。



我跟师傅师兄一起合作的曲子后来我挑选了四首放到了我的第三张专辑《山头村,人家》中。


13


我在制作《山头村,人家》第三张专辑的时候,自己技术有限,又没有啥钱请制作人,吉他简单的编曲不搭配,遇到了一些苦恼,但事情总归有办法。


那段时间待在家里,我借了张楠的录音机器,每首歌需要什么样的声音,我就跑出去录。我发现用生活中的采样儿搭配民间音乐最适合不过。


其实采风不仅仅是拜访民间艺人,还有更多的是深入了解生活在大西北这片土地上的劳动人民,每到一个地方我就找人多的地方听他们拉家常,到田间地头跟他们聊天。


我最喜欢听他们讲故事,西北人讲故事的时候声情并茂,可逗人了!


小孩打闹,邻里是非,挑水做饭,犁地耕作,蜻蜓戏水,风吹草动,夜半哭声,鸡飞狗跳,呼噜咳嗽……



这些所有的农村声音,都是我一直在收集的音源,用它们来当乐器铺垫我收集的音乐再好不过。


14


《山头村,人家》是2014年底发的,2015年初我安排了《山头村,人家》一个冬季西北小巡演,张楠的剧组也越干越大,他们准备开车一路跟我巡演,同时拍摄。


自己开车就方便,正好我也想借着这个机会把我想去拜访的有代表性的曲种的民间艺人都顺路拜访下。


除了刘延彪,还有一个我的偶像是定西通渭县的魏文清,我改编演唱的《庄稼汉》《船歌》是我在网上看的他演唱的视频学习的。我最开始上网搜关于西北的社火小调小曲的时候,搜索到的就是通渭小曲,通渭马营的社火小曲。


在定西演出完后,第二天我们就驱车赶往通渭县城。

 

路过马营的时候,我们顺路在镇上打听马营唱曲子的,有个老头给我们指路说就卖电冰箱的那家,那个老板是专门组织的。


令我们失望的是,那老板真的是的老板,生意人,我们到了他店里,我们说清来路后,他给我直接售卖碟片和县里出的关于通渭小曲的书籍,其实也没什么,但他一看都不懂我。


他说马营所有唱曲子没有他组织都不唱,我们单独去拜访也不行,若我们想听通渭马营小曲,就出钱他组织班子给我们唱,但那不是我们想要的。


到了通渭县城,我们去吃了靖远羊羔肉,我在微博联系通渭的朋友让他帮忙打听魏文清的联系地址。天也黑了,加上巡演长途跋涉累了,我们准备住一晚,再去找找魏文清。


第二天张楠准备好摄影器材,小飞充满所有的电池,我们怀着激动的心情去往中林乡,微博朋友说魏文清是个农民,就在中林乡,让我们到了乡里再问人,到了乡里一问都知道,连尕娃娃都晓得魏文清家。


快到魏文清家门口时候,有个卖桔子的三轮车,我买了一袋子提上。


失落的是只有魏文清老婆子一人在家,她说她掌柜的早上骑车去了陇山乡演唱去了,具体谁家她还不知道,挺远的,我们想着既然来了就再找找吧,但去了那个乡那么大,怎么找?


小飞说我们就打听谁家这两天结婚娶媳妇儿啥的,说不定就在那里唱,也是,碰运气了,立马驱车前往。


一路土路,不好走,到了陇山乡里,转了一大圈,一片安静,我们就在乡里商店问,他们说最近好像没有听说过。


我想着也不能白来,就问这附近有谁唱通渭小曲子,商店老板说旁边修车那家。我们进去跟修车师傅聊了一会儿,他对我们这么远跑来学习通渭小曲很敬佩,他说想不到现在社会还有跑这儿来学习这种音乐的。


他让我加了一个通渭小曲群,里面有很多他们这些喜欢听通渭小曲的爱好者,可以去那学习交流,他也只是爱好者,平时修车时候放着听。


通渭之行就此结束了,还要赶往西宁演出,没找到偶像,有些失落,回去时候我心里一直哼魏文清唱的那首歌《访朋》:


久闻高名 喜地来相逢

观兄台容貌赛孔明 话不虚传是真情

耳听丝弦响 叫人喜上心

口内发了慌 两手倒有忙  和兄台一处来弹唱

高山流水  古今少人知  

听琴的明公懂琴音 琴音里访宾朋

江湖大如海 朋友到处维

五湖四海为朋友

人到何处不相逢



去西宁演出完,再次去湟中拜访刘延彪,下次来的时候,他答应收我为徒。

 

15


2014年的腊月二十八,离过年还有两天,在甘肃景泰龙湾,村里在唱曲子《绣荷包》,过年了!



在黄河边长大,划了二十年羊皮筏子的老大哥,给我讲述黄河两岸的风情,边划桨边唱黄河谣。

 

16


2015年开春,白天帮亲戚们种地干活,晚上在家整理采风素材,民间的一些唱词是需要经历才能更深的理解。


我最开始收集民间音乐的时候是想从中吸取养分,后来我真的爱上了民间音乐,爱上了它的文化,唱词,和旋律。慢慢的一发不可收拾,越收集越深,越想学习创作更多的。


一天,我在地里种小麦,接到了一个电话,听声音是个开朗的女孩子,她说她是宁夏的,也喜欢漫花儿,要来我家里大炕上睡一觉,我被如此霸气的气势压倒了!



六月份她带我去了宁夏六盘山脚下,她说六盘山脚下的花儿是质朴入心的,能唱到你的心尖尖上。


当年王洛宾就是路过六盘山,被马店女老板“五朵梅”唱出的花儿所陶醉,他感悟到“最美的歌就在我们脚底下”,于是放弃到巴黎进修深造的念头,从此他走进民间,扎根于西北民歌的沃土中。


她带我去了著名花儿歌手马少云家学习交流花儿。



她带我去了著名花儿歌手李凤莲家里,李凤莲说她摸着她的头长大的。在李凤莲家里我学到了宁夏正宗的花儿小调。


我们一起去了西吉兴隆山上唱花儿


17


2016年我发了我的第四张专辑《美滴跟》,“美滴很”全国巡演结束后,我就琢磨着,这一张专辑十首歌有些少,唱来唱去就那么几首反复唱,不爽,而且这个谁规定一张专辑十首歌左右,老是感觉每次出专辑兴奋那么几天,就歌荒了,心里那么想,然后就决定下一张要专辑要多出点歌。



和老婆定居在云南,没有演出平时就在家带孩子,闲着也是闲着,我就放我前几年采风录的音频,一天到晚播放。


想听了就听下,做事还是正常做事,放了一段时间,烦了,然后就开始写东西整理找灵感,再过上一段时间再一天到晚播放,烦了再就写。在这种高强度的洗脑下,我老婆也会唱了,我感觉我儿子咿咿呀呀叫的都是采风的旋律。


一直到2017年的2月份底,我精选整理了81首歌,取名《尕谣》,我叫我老婆跟我一起唱。


歌是搞好了,我们练习唱的时候发现了很多问题,感情不到位,老是感觉不满意,我老婆说她听着觉得非常好,我说《牛拉了车》我唱了两年才明白怎么唱。


于是我们决定回西北找我师傅,正好我想在西北农村录很多采样儿当乐器放在《尕谣》里。


18


3.19号我第三次到刘延彪家里,刘延彪老婆子(锁神英)坐在家门口晒太阳。


师傅已经76岁了,牙掉光了,气短了,他说他唱不动了。


我们边吃边聊 ,师父讲述了他的一生,给我说了他学艺六十年的一些感悟。

 

“既然我下了这么大的功夫,学了这么些东西,我要把他唱下去,我一辈子唱牢,我要多教些学生,叫他们把这些传承下去,这就是我的心愿,这也算就是我的一个梦吧。


我们人嘛,活到世上对社会多少有些贡献吧,那你光不能扛着个大脑袋,在世上你做不下一些成绩,那你枉活一趟,对不对?


不论干啥,你要干出一点成绩来。现在我的档案在中央都有,中央文化部,音乐家协会,都有,在我们本省来说,博物馆,所有的文联,都有,我的这些东西留下来也不简单。我也算了也没白活,活在世上多少对社会还是有些贡献的,我是这样想的。”


              ——刘延彪

19


4.3号,我来到我的师父冯兰芳家里,去年师父就给我打电话说家里盖了新房,让我来的时候给他儿子徐常辉带个媳妇儿来。

 

以前师父家的房子是村里最破旧的,现在是最阔气的一家。徐文昌说这都是他老婆唱歌挣的钱盖的房子。去年她们被邀请去西安演出,再过段时间她和徐常辉还要去兰州演出。


师傅给我说,越疼老婆的人越会唱歌,平时要多帮助家人干家务活,挣了钱要节省花,尤其现在结婚了有娃娃了。家里好了,唱歌才顺心。

 

当天我去的时候,他爸爸在笑话徐常辉吃了五碗酸饭。徐常辉憨憨地说他妈妈做的那个酸饭确实好吃,不放肉了他咋觉得更好吃了。


我带他去了市区给我做演出的嘉宾,第二天早餐他吃了十个包子。



九月份,我会带他去上海朱家角音乐节演出,然后带他一起巡演。媳妇儿给他带不来,我想着我可以带他出去让他自己找。


20


5.22号一大早我去了甘肃临夏松鸣岩花儿会现场,早上一直下雨,山里冷,冻的我瑟瑟发抖,到了会场上,人不多。大家都喊着唱一个,没有人带头唱,我有好几次冲动想唱,还是忍住了,我想我这不能在关公面前耍大刀,才学了几年还是听他们唱。

   

下午人开始多起来。


遇到了我最喜欢的花儿歌手临夏花儿王马运花,他嗓音独特,演唱花儿的时候声情并茂,面部表情非常到位,极富感染力。


5.23号大晴天,第一天在会场上认识的朋友没带手机充电器,他来喊我出发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我们吃过早饭,抓紧赶往现场,今天果真人多,人山人海,看见这样的场景我异常的兴奋。



21


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刚刚从临夏回来,傍晚到家,吃过饭,躺在奶奶家的炕上。小时候我们家里很穷,孩子多,没有地方住,白天我回家,晚上去奶奶家睡,那时候奶奶会给我唱歌给我讲故事哄我睡觉。



今晚上,我给奶奶唱我的歌,给她讲我在外面城市里遇到的事情,听着听着她睡着了。


我的奶奶给我教了很多曲子。


奶奶说我爷爷年轻的时候是我们村里唱曲子唱的最好的。




西部现象往期图文


民谣歌手张尕怂,花儿唱到银川城!汪涵,撒贝宁这样评价他......


尕怂独立发行制作个人第四张专辑《美的很》

点击阅读原文,支持西部音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