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热门音乐联盟

在印度贫民窟做了一个实验之后,他发现了这样一件事……

中国未来学校实验室 2019-10-17 08:03:40




教育科学家Sugata Mitra解决了教育最大的问题之一 ——最好的教师和学校不存在他们最需要的地方(the best teachers and schools don't exist where they're needed most)。在从新德里到南非到意大利的一系列现实生活实验中,他让孩子们自行访问网络,并看到了可能彻底改变我们对教学的看法的结果。


(识别图中二维码观看视频)


在地球上每个国家的地图上,你都可以圈出一些地方说,“好的教师不会去这些地方。”而这些地方往往容易产生问题。那么我们就面临一个很讽刺的问题,好的教师不想去真正需要他们的地方。

 

从1999年开始,我试图用实验解决这个问题,当时我在新德里进行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实验。我在新德里贫民窟的一个墙壁上嵌入了一个电脑。这里的孩子很少上学,他们一点儿也不懂英文。他们之前从未见过电脑,并且他们不知道什么是互联网。我把电脑接入高速互联网——电脑大约离地面3英尺高——打开电脑然后就离开了。之后,我们会注意到一些有趣的事情。我在印度各地以及世界上很多贫穷的地方重复了这个实验,我们发现,孩子会学习他们想学的东西。

 


我做了什么样的实验?


我的第一个实验——一个8岁的男孩在叫一个6岁的女孩如何浏览网页,这个男孩生活中在印度中部。在Rajasthan村,在第一次接触电脑4个小时之后,孩子们在录制他们自己的音乐并互相放给对方听,在这个过程里,他们完全沉浸在欢乐中。


在另一个南印度的错落里,这些男孩组装了一个录像机并试图拍一个大黄蜂。他们从Disney.com等网站下载了它,而这些发生在把电脑放在他们村里的14天后。因此,最终我们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成组的孩子,可以自己学习如何使用电脑和互联网,任何地方的任何孩子都可以。

 

得到初步结论之后,我的野心变得更大了一点,并决定看看孩子们还能用电脑做什么。我们在印度的海得拉巴市开始了这个实验,我把一台电脑给了一群孩子——他们讲英语时带着很强的泰卢固语口音,电脑里有语音文字转换界面,我让他们对着电脑说话。


一开始他们对着电脑说话的时候,电脑打出了毫无意义的乱语,然后他们说,“电脑根本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我就说,“是啊,我把电脑放这儿两个月。你们设法让电脑知道你们在说什么。”然后孩子们问,“那我们应该怎么做?”我没有告诉他们到底应该怎么做就走了。两个月后(现在这项研究刊登在《国际发展领域的信息技术应用》),他们的口音变了,变得非常接近我们在语音文字合成器中设定的正规英国口音。这些改变都是靠他们自己完成的

 


我曾接到来自Columbo现已去世的科幻小说作家Arthur C. Clarke的一个有趣的电话, 他说,“我想亲自看看实验进展。” 他说了两件有趣的事情,“一个可以被机器替换的老师应该被替换。”他说的第二件事是, “如果孩子们有兴趣,那么教育就会自然发生。“ 而我正将此付诸实践。

 

Arthur C. Clarke:孩子们很快学会如何浏览网页,并找到他们感兴趣的东西。当他们产生兴趣时,教育就自然发生了。

 

在印度开展实验的地区,孩子们开始借助谷歌来完成他们的作业。两年后,老师反映孩子们的英文进步巨大,其它方面的进步也很快。他们说,“孩子们的思维变得很深刻,诸如此类。”又过了将近四年,我认为这些孩子可以通过自行浏览网络来达到教育的目标。


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几乎不可能实现的目标


那时,纽卡斯特大学接到了一大笔捐款来改善印度的学校,于是纽卡斯特大学给了我一个电话。我说,“我会从德里开始”,我想测试这个系统的极限。


我为自己制定了一个看起来几乎不可能的目标: 让一群南印度村落里说泰米尔语的 12岁的孩子们,靠自己用英语学习生物科技。 我觉得刚开始测试他们,他们会得0分。 然后我给了他们相关材料,并回来测试他们,他们又得了零分。 我觉得,“我们需要教师来教些东西。”

 

我叫了26个孩子,我告诉他们说这电脑上有些非常困难的东西,如果你们一点都理解不了,我也不会感到惊讶,并且它们全部是英文的,然后我就走了。我把电脑留给他们。 两个月后我回来了, 这26个孩子排队进来,看上去很安静。 我说,“你们有没有看那些东西?” 他们说,“是的,我们看了。” “你们能理解多少?”“一点也不理解。” 然后我说, “那你们在电脑上操作多久以后, 才认为你们什么也理解不了?” 他们说,“我们每天都看。” 然后我说,“你们这两个月一直都在看你们看不懂的东西?” 然后一个12岁的女孩举起手说, 原话是, “除了错误复制DNA分子会导致遗传疾病这个事实之外,我们什么也不懂。”

 

我花了三年时间发表这个研究结果,刚发表在《英国教育科技杂志》上。 其中一个审阅论文的专家说, “这看起来太美好了,但是不可能是真的。” 我对此不敢苟同。 其中一个女孩自学成为教师。 不要忘记,她们没学英文。

 


她们的分数从零分提高到30分, 在这种情形下,已经达到教育上不可能达到的程度了。 但30分还是不及格。 后来我发现她们有一个朋友, 一个年轻的女孩,在当地做会计, 她们跟她经常踢足球。 我问这个女孩,“你愿意教她们生物科技知识来帮她们及格吗?” 她觉得不可思议,“我怎么能做到啊?我根本不懂这门科目。” 我说,“你是不懂,不过可以用奶奶的方法。” 她说,“那是什么?” 我说,“你要做的只是站在她们后面并且一直赞美她们。 只需对她们说,‘这好酷哦。这太棒了。 这是什么?你能再做一遍吗?能不能让我多看一些?’” 她这样做了两个月。 分数提高到50分, 这分数跟新德里贵族学校的学生差不多, 那样的贵族学校却是配备着训练有素的生物科技教师的。


于是我带着这些研究结果回到纽卡斯特,我认为这里所发生的事情确实具有重大价值。 在各种各样的偏远地区实验之后, 我来到我能想到的最偏远的地方—— 距离德里大约5000英里的地方,有一个小镇叫Gateshead。 在Gateshead,我找了32个孩子, 并开始调整实验方法。 



我让他们分成四组。 我说,“你们自己分成四组。 每组四个人用一台电脑,而不是四台电脑。” 你们可以交换组别。 如果不喜欢自己的组,可以去其他组,等等。 你们可以去另一个组偷看,看看他们在干什么,然后回来宣称这是你们自己做的。” 我跟他们解释,你们懂的,许多科学研究就是这么来的。

孩子们非常热切地追着我说, “现在你要让我们做什么?” 我给了他们六个GCSE普通中等教育证书的问题。第一组,最好的一组,在20分钟内解决了所有问题。 最差的一组,45分钟内完成。 他们使用所有他们知道的方法-- 新闻,谷歌,维基百科, 问Jeeves等等。 教师们问,“这算是深入的学习吗?” 我说,“那让我们来试试这个吧。 我两个月后回来。 我让他们参加一个笔试测试-- 没有电脑,不准互相交谈,等等。” 在允许使用电脑和小组学习的情况下,平均分数是76。 在两个月后进行的测试,分数还是 76。孩子们拥有摄像记忆的能力。 我怀疑这是因为他们互相讨论的结果。 一个孩子一台电脑是不会产生这样的效果的。 我还有些更深入的研究结果,几乎是难以令人相信的, 这些分数随着时间推移而提高。 因为他们的老师说,在研究结束后,孩子们继续利用谷歌进行更深入的搜索。

这是很简单的东西。

 

这是我现在在构建的——它们叫SOLEs:自我组织的学习环境。 这些装置是特地设计的, 好让孩子们坐在一个强大的屏幕前面,拥有高速宽带连接,他们是分组的。 

 

我们能够走多远?


我在五月去了都灵,找了一组10岁的学生,让他们的老师全部离开。 我只说英语,他们只说意大利语, 所以我们没有办法沟通。 我开始在黑板上写英语问题。 孩子们看了以后说,“什么?” 我说,“嗯,做吧。” 他们把它输入谷歌,翻译成意大利语, 然后去意大利语谷歌。 15分钟后…… 下一个问题:Calcutta在哪儿? 他们在这个问题上花了10分钟。 然后我试了一个很难的问题。 毕达哥拉斯是谁,他做了什么?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说,“你拼错了。 应该是Pitagora。” 然后, 过了20分钟, 直角三角形开始在屏幕上出现。 这让我脊梁冒汗,毕竟他们只是10岁的孩子。(可能再过30分钟他们就会到达相对论)



我认为我们偶然发现了一个自我组织的系统。一个自我组织的系统是指在没有外界干预的情况下自动出现的一个结构。 而且自我组织系统总是出现这样的现象,即这系统会开始做些事情,而系统本非为此而设计。 这也是你们为什么会觉得不可思议, 因为它看起来是不可能的。 


教育是一个自我组织的系统,而学习是一个显露的现象。 这可能要花几年的时间才能通过实验证明,但我会努力去尝试。但现在,有一个方法是有效的。10亿孩子,我们需要1亿中间人,成立1千万个SOLE,1千8百亿美元和10年我们可以改变一切。



还没看够?

引入高质量项目式学习(HQPBL)框架

20年后的学习将会如何?

未来的工作将会是什么样子?

以星巴克为灵感,重新构建21世纪课堂

Voice 21丨英国一场旨在提高学生表达沟通能力的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