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热门音乐联盟

【学术讲座】“国家艺术基金”与民族民间音乐人才培养

国家艺术基金 2019-06-30 03:10:08

点击标题下「国家艺术基金」可快速关注



关于国家艺术基金的若干实践与思考


2016年11月11日,第二届“中国民族民间音乐周”(下文简称“音乐周”)在中央音乐学院演奏厅拉开帷幕。在音乐周“讲释坊”板块中,来自广西艺术学院的刘玲玲博士,用题为“关于国家艺术基金的若干实践与思考”的讲座,向大家展示了基于“国家艺术基金人才培养项目”(下文简称“项目”)下,壮族民歌及壮族民间音乐人才培养的新思路与实践成果。

刘玲玲博士(布依族)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民族音乐学专业,是广西艺术学院的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由其领衔申报的《壮族民歌艺术人才培养》项目(下文简称“项目”),获得2015年度国家艺术基金的立项和全额资助。在讲座中,她以边讲边演(学员现场表演)的方式,向大家展示了区别于自然传承、“非遗”语境下的民间传承和校园传承的民族民间音乐人才培养。本次讲座的内容分为“项目背景及基础、具体实施过程、问题及解决方案”三个部分。



一、项目背景及基础

刘玲玲介绍,壮族是中国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广西是壮族人口聚居最多的地区,为壮族文化的集聚中心,在壮族的民间艺术发展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同时她认为“该区域内所流传的壮族民间艺术也是各方学者研究的重点,也为其它地区如云南文山壮族自治州、贵州壮族聚居区域的该民族民间艺术发展提供了丰富的经验,并奠定了壮族文化研究的基础”。还认为,广西在壮族民歌的教学与研究方面,已经历长期的实践积累。

刘玲玲的讲座让我们认识到,广西壮族民歌的早期传承模式以民间大大小小的歌圩为主要载体,进行自然传承,并通过“三月三”、“敢壮山”等大型歌节活动强化。随着“非遗”项目的推进,在“非遗”语境下展开的壮族民歌保护、壮族民歌进校园、民歌比赛等活动,大力促进了壮族民歌的保护与传承。这一时期,以“非遗传承人”为核心,建立起了山歌手培训班、传习基地,形成了有规模的民间传承。与此同时,学校传承在民间文化进校园后开始兴起,从最初的小学课外活动传习壮族民歌到后来的高校专业系部的建立,壮族民歌传承人培养开始呈体系化发展。并行的民间传承与校园传承为挖掘、培养优秀的壮族民歌艺术人才、探索多种民族民间音乐人才培养方式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二、实施过程

刘玲玲首先重点介绍了国家艺术基金资助的“壮族民歌人才培养”的主要目的,其目的主要有两个层。第一层是基本层,即“培养壮族民歌艺术人才,收集、整理壮族民歌曲目,扩大壮族民歌的传播范围和影响力,在实践中保护和传承壮族民歌”,这一层面的目的与其他民族民间音乐的传承保护项目无太大区别。第二层是拓展层,即“尝试创作一些优秀的音乐作品,为壮族文化的建设和发展培养一批具有使命感的艺术人才,同时也是对高校教学以外的民族音乐人才培养的一次探索与实践”,由此可见,刘玲玲团队期以通过第二层目的,填补民间传承与校园传承之间的空白地带,培养多能多面的“符合型、实用型”人才。因此,其培训对象的构成、名称定位、培养方案和课程设计、授课模式等等,体现了此次培训的主要目的。

(一)培养对象的开放与多元

在培养目标的指导下,其培养对象即“学员”构成呈现出开放与多元化的特征,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第一,培养对象招生面向全国(含港澳),最终录取的培训学员来源广西、云南、贵州、四川、湖南、长春以及内蒙等地;第二,培养对象的身份有专业歌唱演员、壮族民歌传承人、专业创作人员、壮族民俗传承人、壮族戏曲传承人、民族音乐理论研究者等;第三,培养对象的学历层次以硕士研究生、本科、大专为主,兼有少数在读的博士研究生,以及各地民族歌手培训班的学生;第四,培养对象的民族属性多元化,除壮族以外,还有汉族、苗族、布依族、蒙古族、瑶族等民族。

从年龄阶段、文化程度、专业、所属民族、地区分布等各方面来看,其培养对象呈现出开放与多元化的特点,这种开放与多元却是在培养目标下的一种必然产物,它最大程度满足了项目实施的基本条件,较为全面地兼顾了传承、创作、传播等几方面所需的条件,为项目各阶段的实施奠定了基础。

(二)课程设置

刘玲玲介绍项目的实施过程时,认为该项目是紧紧围绕着“壮族民歌”与“艺术人才”两个关键词展开的,“承”是其首要的任务,短期内让学员基本了解各地壮族民歌的演唱方式、演唱风格、编词方法,让学员熟悉各地壮族民歌的风格、构成特点。通过深入掌握的一两首民歌,去感受该类歌种的艺术特色,并进一步了解民歌背后所蕴含的文化背景。在培训内容及课程设置中充分贯彻培训目的和意图,其培训内容由课程和实践两部分构成。

课程部分的内容由表演类、语言类、音乐专业类、文化类四大课程板块构成。表演类课程是主体,由民歌传承人、地方民歌表演骨干组成的教学团队,向学员传授各类壮族民歌的演唱技巧、即兴编唱方法,并由专业表演教师教授学员舞台化的民歌排练方法及表演技巧。语言类课程是基础,学员将学习用国际音标标注壮族语言,用宽式记音标准地拼读壮语。通过学习,学员们在演唱不同地区的壮族民歌时,能较为准确地表达歌词大意,并了解壮族语言的特点,为学员将来进一步对壮族民歌进行深入探究打下基础。音乐专业类课程是延伸,将创作、民歌演唱技法研究、传统音乐基础理论、壮族民歌音乐结构分析等课程引入培训课程体系,通过这一板块的教学,巩固学员的音乐专业类课程,同时进行基础理论和创作理论的提升。文化类课程是拓展,由壮族文化研究类、壮族不同区域的民歌文化研究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政策法规、文化传播、中国少数民族音乐概况、影像民族志、文化艺术管理、文化产业等课程组成,通过此类课程的学习,拓宽学员的视野,引导其深入地思考和探索壮族民歌传承、保护和发展之路。

实践内容由田野调查、返岗研修、舞台展示三部分组成。田野调查让学员在实地的考察中,深入壮族聚居地区了解壮族民风民俗、体验壮族传统文化,同时在实践中学习民族音乐学理论与田野调查的方法,为学员独立进行民族民间音乐田野调查和研究打下基础。返岗研修是学员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返回来源地消化、沉淀、反思,并进行表演和创作的实践。舞台展示有入学展演、中期汇报、返岗研修汇报、结业展演,通过入学展演掌握每个学员个人能力,中期汇报和返岗研修汇报掌握学员学习和实践的情况,最后通过结业展演全面的展示项目的成果。

通过该项目成果在音乐周展演板块中进行展演的情况来看,基本达到了“在实践中保护和传承壮族民歌,尝试创作一些优秀的音乐作品,为壮族文化的建设和发展培养一批具有使命感的艺术人才”的目的,也验证项目课程设置的有效性。


三、问题与解决方案

在讲座的最后,刘玲玲列出了该项目在实践过程中所遇到的五个问题,给出了在实践过程中,如何解决问题的方案并进行了讨论与反思。

第一,是培养对象的定位问题。刘玲玲认为培养对象并不是某项民间艺术的传承人,而是艺术从业者,因此定位为“学员”是恰当的,并符合培养的目的。

第二,在课程设计中,关于文化课程课时量与实践课程课时量之间比重争议问题。刘玲玲认为,项目的培养目标不是单纯的表演性的人才,而是能够承担起“壮族民歌保护与发展的复合应用型人才”,文化课程的设置,将为学员在文化产业发展语境下,从法律、保护、教育、研究、创作等不同的角度去思考如何进行壮族民歌的传承与发展,并对少数民族音乐的发展、创新有所作为与贡献。

第三,语言类课程与实践应用之间的问题。刘玲玲介绍,在项目实施过程中,在有限的授课时间内将壮语同国际音标相结合,完成读、写、记等环节,对于初学者以及授课教师而言,是极具挑战性的。在实践中,先完成国际音标的拼读后,用拼读的方式,结合民歌演唱来锻炼学员对壮族方言的音标记录,达到学习的目的。

第四,在演唱学习中,教师与学员协调配合问题。在传统和“学院派”观念影响下,部分学员的嗓音条件并不符合歌唱的要求,在进行声音基础训练的时候,教与学之间无法协调。刘玲玲介绍,采用团队协作的方式来解决此问题,即通过选择具有演唱或学唱壮族民歌经历的学院派的老师担任基础训练,民歌传承人进行歌曲的教唱等方式。最后,她认为民歌传承的教育模式,不能单纯依靠某种培训或校园化的教学,对民歌赖以生存的文化空间缺乏认识和了解,就无法将民歌以学校教学的模式进行下去。

第五,在项目实施过程中原生民歌与创作作品之间的关系平衡问题。刘玲玲介绍说,在项目的时间过程中,关于原生民歌与创作作品的争论一直存在。她认为,要坚持培养目标,在项目执行过程中,不仅要向下看,同时还需要有广阔的眼界,力求创作更多优秀的作品。同时她也认为,“如何将原生民歌与创作歌曲更好的并存发展,如何在创作作品中更好地将壮族原生民歌元素更好地利用和发展,是参加项目培训学员中作曲专业人士所碰见的主要问题” 。




刘玲玲博士通过讲座,向我们展示了广西艺术学院基于国家艺术基金的资助进行民族民间音乐人才培养的探索与实践成果。这次探索试图结合民间传承与校园传承的优势,培养在深入了解和掌握民族民间音乐基础上,能分别进行民族民间音乐的表演、编创和研究;在当下语境下,能担负起民族民间音乐在基层在大众间的保护、传播与发展。

结合项目成果的展演来看,笔者认为广西艺术学院民族民间音乐人才培养的探索和实践获得了初步的成功,其培养方式是把现存的、处于“两端”的两类民族民间音乐人才培养模式的优势进行了有机的结合(一端为民间传承类,另一端为学校音乐教育类),对二者之间的“空白”地带进行了“补白”性的尝试,为民族民间音乐人才培养做了有益的探索和实践。(文/孙聪  图/杨润)


(来源:“中国民族民间音乐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