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热门音乐联盟

学员感悟——宇文智龙音乐工作坊

天府华德福森林学苑 2019-05-15 03:40:19

       

        我

        我做不到,我不会,我不能!

        不经意间,或者似乎不经意间,我们主动或被动地给自己设置了很多很多的限制,很多时候我们却不自知......

       Deborah 在讲阿德勒个体心理学的时候举过这样一个例子:一根矮矮的柱子,一根细细的铁链,竟然能够拴住一头重达千斤的大象。这种情形在印度和泰国随处可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原来那些驯象人在大象还是小象的时候就用一条铁链把它绑在柱子上,由于力量尚未长成,无论小象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铁链的束缚。于是小象渐渐地习惯,太它不再挣扎,直到长成了庞然大物,虽然它此时可以轻而易举地挣脱链子,但是大象依然习惯的受制于铁链。因为在它的惯性思维里仍然认为摆脱链子是永远不可能的。D的播拉黑说,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逐渐形成的信念会渐渐形成我们自己的地图,我们自己的行事模式,哪怕我们已然长大成人,也难免按照旧有的地图,旧有的行事模式,就像那些受困于细铁链的成年大象一样。唯一的出路是是撕毁不合时宜的旧地图,重构新地图。

       我意识到,就像受困于细铁链的大象,我也有很多囚禁我的旧地图和旧的行事模式。比如,我关于音乐的自卑情结......

       我在新疆出生长大。新疆人很多都是能歌善舞。然而我却是一个例外。说来也很奇怪,从小学到高中每年都有很多很多的文艺汇演,因为是老师选派,我几乎都有参加。然而,在这十几年里我也几乎把滥竽充数这个成语发挥到了极致,纵然在这十几年的"艺术"熏陶之下,我仍然不能完整的唱完一首歌,也不能完整的跳完一支舞。我对自己的定义是,我没有任何一丁点儿的音乐,舞蹈艺术细胞......

       当Deborah带着我们一起去回溯童年的记忆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一张跟音乐有关的发黄的地图。记忆把我拉回到了八岁。那时家里刚刚买了一部双卡收录机。就是可以播放磁带也可以录音的那种录音机。貌似那时候我还是很喜欢唱歌的。大哥很喜欢摆弄那个录音机。一直在琢磨录音机d说明书该怎么玩儿。放音乐的这个部分很简单,但是录音要复杂一些。他让我唱歌,他来录音。我还记得我唱了一首新疆民歌«库班大叔喜洋洋»,不知道他是按了慢录键,还是哪个键。最后录完音,回放出来的歌,非常的失真。他开玩笑的说,你唱歌怎么这么难听,比牛娃子叫还难听......

      我现在都能想像自己再听完大哥这一番话之后,脸上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我知道,从那以后我很少再唱歌了。再加上学校对音乐,美术体育一直都不太重视,尤其是到了期末考试,音,体,美这些课通通要被主课挤占,我从来不知道美术有啥用,音乐有啥用?

       后来在发生了一件事,几乎彻底断裂了了我和音乐的联系这件事也是跟录音录音带相关。大概离快班世界没多远。因为有了录音机,家里就开始有了音乐。陆续也增加了一些磁带,自然这些也都不是儿歌。那个时候,我们听到录音机里的歌有时也会跟着瞎哼哼。有一次录音机里放的是一首台湾歌手的歌。好像唱的是心上人。那个时候根本不懂得这三个字是啥意思,我就去问大哥。大哥其实也没多大。也就是十三四岁的样子,青春期。一听到我问他什么是心上人?他一下子火冒三丈,跳起来冲我大发脾气,就好像我犯了滔天大错一样,他说:"丢人死了!不准问这样的问题,不准说也不准唱这三个字!"

        后来我真的就不再唱歌了。我也无法区分究竟是不会,不敢或者是不能?但是我知道其实我还是蛮喜欢音乐的。有的时候听到伤感的歌,我会跟着一起流泪。听到费翔的«冬天里的一把火»,感觉自己好像也要燃烧起来。但是,我知道有些东西不一样了。大学,跟着同学们一起去迪厅,我竟然在热闹强劲的舞曲中睡着,去卡拉ok,我永远是最安静的那一个。我不知道我和音乐怎么了?

       2016年,去美国游学,参加梭罗学院的夏季课程。每天我们都会有音乐课。我们每天都唱歌。我们在森林里唱。我们赤脚在蜿蜒的小道上唱,镇上新添了小宝宝,我们一众人跑到人家院子里,站在窗外,动情地唱祝福的歌,唱完了,才知道那家人正好不在家里........   

       我都不知道自己跟音乐在悄悄的和解。我们有很多的课是在一个古老的教堂里上。下课的时候经常会从地下室里传了音乐的声音。有一天,我一个人很好奇的,漫步走向地下室。地下室有一条长长的走廊。两面的墙上画满了黑白的脸谱,一共是一百零八张。穿过长长的有些阴暗的走廊。我来到了一扇虚掩的门前。推开门,铺面而来的是一个很有年代感的房间,里面放置着一些很有年代的乐器。我的目光被一件很旧的木质钢琴吸引了。地下室里没有人,我走过去坐到琴边开始拨动琴键。这种情形很有点不真实,如梦如幻......

       不知过了多久,虚掩的门开了。进来一位年轻的男人,他微笑的看着我,我立马从钢琴边站了起来,尴尬地立在琴边.....

       他微笑着示意我继续弹,我连忙说:"不,不,不,我不会,我不识谱。他说,没关系,凭你的感觉来就好。他退到房间的对角线,坐了下来,继续微笑地看着我。我只好坐回琴便,战战兢兢地胡乱弹起来。我回头看他,他的嘴角微微上扬.......他说你弹得很好听,有愉悦也有开心的感觉。后来,我才知道他是音乐老师......

         我不知道原来不识谱的人。也可以把钢琴弹得很好听.......

         我只知道,我开始慢慢发放下对音乐的限制思维。或者是放下音乐对我的限制。我去参加了Geoffrey音乐工作坊,生平写了第一首歌,后来又跟随张埙老师学习埙乐,终于吹得出第一首曲子«小星星»。再后来又遇到了人本音乐老师宇文智龙,我感到,那张发黄的地图在一点一点被撕碎.....

         我笑谈宇文老师成功的把我对于音乐的自卑情结拉回到了健康的自卑感。这两天,他说的很多话我都很想用笔记下来。但是我还是决定交给心来做,交由心去感受。虽然颇有些遗憾,没能把字字珠玑的珍贵记录下来,但是我却知道,在他的引领之下,我在一点一点地撕毁那一张关于音乐的旧地图......

        他说他的音乐课可能不会教给我们想要的东西。果然,他花了近一上午的时间给我们洗脑,然后洗心。没有技法,我们在一起各种玩儿,各种故事圈,各种歌谣,各种即兴音乐会。我们的身体动起来,我们的手指动起来,我们的心也动了起来......

       他说没有心的声音,只是声音,有心的声音才是音乐。他也说自由和限制。他说,为什么孩子要玩五音笛。因为五音符合儿童发展。也跟中国传统音乐宫商角徵羽毛不谋而合。在这个五音的限制或者保护里,儿童可以自由的发挥,可以自由的组合。哪怕只知道的三个音,可以写歌,两个音也可以写歌。九岁的孩子可以写歌,六岁的孩子也能写歌。音乐可以飘在天上,令人心生敬畏,也可以落在地上融入生活,融入生命,即既可以出世也可以入世!

       他精通术,

        更懂得道,

        他谈音乐的节奏,

        也说人的节奏。

        他说人听不懂群体的节奏。就会感觉到难受,没有归属,感觉自己是异类,就会做出一些异常的行为,甚至是伤害他人的行为,他说自己曾经就是这样的一个孩子。

他说他挣过钱,也做过导演。他说他得过抑郁也学过精分。他在大学里教过纯粹的音乐理论。他把术挖掘得淋漓尽致。他至少培养了七万个孩子,中国几乎所有的音乐学院,都有他送进去的孩子。他知道音乐怎样毁掉孩子,也懂得音乐怎样让孩子生长......

      他的音乐课很好玩。但不仅仅只是好玩。而是很有内容的好玩。他的课也会解决很实际的问题,你会发现,原来他并不是没有技法,只是自然得没有技法的痕迹,慢慢回味时,你会发现他不仅有着丰富的教学方法和教学经验。他能融会贯通地灵活的驾驭各种教学手段。更为重要的是他对人的发展有着通透的认识......

      你会发现他就像一个光明使者,所到之处都有他撒播的光的种子......

      他说,送一把铁楸给徒手挖煤的奴隶并且教他如何使用,从此提高他的工作舒适度和工作效率。而奴隶,依然还是奴隶,不是吗?

      他说音乐教育的作用,一定是超越了所谓的兴趣爱好或是艺术之路,那些作用,关乎生命与灵魂,而那些最初最有效的音乐学习则都是生活化的,鲜活有机的。

      他说最美好的画面莫过于回忆童年的时候,看着爸爸吹奏一把上海牌的口琴,妈妈边听着爸爸的口琴声,边哼着歌刷着碗。而他听着爸爸的口琴和妈妈的哼唱。望着窗外.....

       他说这美好的画面,是一生的滋养。

       亲爱的爸爸妈妈们,你们愿意和你们的孩子一起绘制怎样的一副音乐地图呢?你们又愿意和你们的孩子一起绘制一幅怎样的人生地图呢?

文:周明焱

       

       我们都说音乐是一味药,它有着自己独特的味道,是甜是苦,每一个人感悟不同,品尝的味道亦不相同!它美妙的音符,此起彼伏的调子,在不同的场景,会引起不同的人心理的共鸣!

       更有人说:音乐为法,能使人顿悟世间极乐与悲苦,帮助寻找大道……

       这些比喻的言辞,不经意的给音乐增添了过多的神秘性,有时候使人望而却步!

       然则,宇文老师用行动告诉我们,音乐它其实没有那么复杂,它就是来自于自然的声音罢了。每一种声音都是大自然给予我们的馈赠,我们用心去转换,致使这些声音有了属于自己的生命,进而有了音乐!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世间万物本属一体,毫无二别,而我们却把它当成秘密,用生生世世去研究去证明……”

       而音乐的疗愈,应该就是困境时带给你慈悲、浑噩时带给你仁爱、欢喜时抒发你情感的那束光吧……

——青田

对美的东西感动

对真实的东西珍惜

对高贵的东西尊敬

站在善的一方

天府嘉元森林学苑

中国成都天府新区东山大道二段合江南天寺村

幼儿部

咨询邮箱:tianfu@waldorf.cn

咨询电话:15982384509

小学部

咨询邮箱:tianfugrade@waldorf.cn 

咨询电话:18200157258

培训部

咨询邮箱:tianfuevent@waldorf.cn

咨询电话:18200157258

微信公众平台:tfhdf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