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热门音乐联盟

游记 | 出印度记

偏离轨道 2019-06-14 22:42:06


-       第一次出国

 

人生中第一次出国,不是去泰国,不是去日本,是自己从武汉到香港转机,飞德里,在印度德里做志愿者两个月。现在想起来都很妙。

 

后来陆陆续续去过一些其他国家,比起大学时候自己在印度一个人晃了两个多月的到处结交朋友去新的城市旅游,怎么看都是要舒服一些,买买买、在海边度假、提前订当地知名餐厅、吃喝玩乐,可是在印度的两个多月大概是深深镌刻在回忆里。那里认识的人,一起玩过的地方,所去之处的震撼,从此生活像是打开了一个缺口,能拥抱更多可能性。

 

-       印度怎么去

 

我去的时候是2015年,还是纸质签证,现在已经特别方便,电子签一弄,买买票就好了。



从上海飞德里的朋友,每天都有两班直航,东航一班,印度航空一班,飞行时间七个小时左右,稳稳到达。

 

-       印度怎么玩



 这是典型的印度北部路线了,从德里往下面走,你大致会玩到:

 

  • 恒河岸边嬉戏,恒河夜祭 –瓦拉纳西


  • 最大中世纪印度教寺庙群,以性爱雕塑闻名的西庙群,瑜伽课 – 克久拉霍


  • 大名鼎鼎的泰姬陵,阿格拉堡 – 阿格拉


  • 粉色城市,琥珀堡,风之宫殿 – 斋普尔


  • 蓝色之城 – 焦特普尔


  • 城市宫殿,季风宫,神庙 –乌代浦

 

很多人想到印度,自然而然的印象大概就是“脏乱差”,我承认北部的确十分如此了。我到德里之后的两周都在咳嗽,我开始以为需要时间去适应没去看医生,后来咳成了林黛玉,我去了医院。医生给我诊断是due to pollution, 我脱口而出:but I’m from China!

 

所有我身边的人爆笑,就,场面一度有些尴尬。那么朋友们,我们往南边走吧!我热爱的印度南边,我热爱的海鲜大餐,漫长绵延的海岸线,以及一些好看的男人们!

 

“印度南部,刚踏上这片土地,你就会感受到这里与北印度的不同:这里有诸多干净、安静的海滨小城,充满欧洲风情;这里的人们普遍身材矮小、头发卷曲,以素食为主,使用不同于北方印地语的源生泰米尔语;漫长的海岸线上点缀着椰林沙滩,至今仍是嬉皮士的乐园……如果说北方印度文明是由恒河孕育的,那么印度南部的历史,就是由海洋和山地共同书写的。”

 

说到印度南部,就不得不提一下嬉皮士的天堂:Goa。

 

印度南部漫长的海岸线里,果阿(Goa)的海滩也许是印度最有名的派对圣地,自从上世纪六、七十年西方的嬉皮士们发现了这片黄金海岸,果阿就成了嬉皮、自由、派对的代名词。虽然昔日嬉皮的盛况不在,但仍然还是有数不清的“西方候鸟”长住在这里。在果阿的海滩,你可以参加一次通宵海滩派对,和人群一起狂欢至天明;也可以去南部选一块安静的海滩独享,运气好的话还可以看到夜幕下爬上沙滩产卵的海龟。(我身边有个小哥春节去的,正在和我摩拳擦掌讲去哪里如何风花雪月)

 


果阿是与西班牙伊比萨岛齐名的电音天堂,每年有至少200万游客为这里的篝火派对、锐舞和户外DJ而来,光是每年年底的晒伤音乐节(Sunburn Music Festival)就吸引到超过10万人。从北往南连成珍珠串般的沙滩是广阔的舞池,听着欧美DJ带来的音乐,喝着伏特加,跟大家一起摇晃起舞,你会忘记自己身在印度。几乎每个海滩都能找到不错的酒吧,几乎每周都有锐舞派对,但别错过Palolem沙滩的“安静噪音派对”——每个人都戴着耳机,随耳朵里的节奏摇摆,如果你不加入其中,这就只是个安静的海滩,海浪轻摇。(很容易忘记自己其实是在印度)

 


1980年代开始,果阿的标志音乐就像部落鼓在电子时代的一个后代、一种萨满教仪式和一种药物迷幻剂。到了1990 年代,它开始吸引一些国际顶尖DJ 的注意,如著名的Perfecto Records公司的创始人Paul Oakenfold。这些大师的制作能力和影响力无可置疑地把果阿迷幻乐推广到全世界的各个俱乐部。现在,果阿迷幻派对和混音CD 充满全球各个角落。

 

直到现在,我跟印度人聊天说起Goa,对方多半看着我露出了神秘莫测的微笑(ah good to know, what did you do in Goa)。

 

- 我在印度所见的

 

我在印度的时候是做一家大型NGO的志愿者,NGO叫做DiyaFoundation,diya在印度语的意思是光,寓意着给更多需要的人带来生命的光亮。

 

NGO啥都做,比如给贫困的孩子盖学校、给女性维权、给残疾人做手术etc。后来有一个台湾男生和我一起,走的时候大概心情复杂,说我们来这里,看一看,上上课,走了之后这些孩子的命运并不会有半点改变。

 


在德里尘土飞扬的贫民窟,四地可见的是孩子无助的眼神,大腹便便还怀着孩子的印度女性,头非常低,几乎看不见任何希望在他们的眼里。我住的host家里是四口之家,家境十分富裕,全家时不时出国旅行,几辆车,女儿儿子都能出国留学。家里每天来女仆的时候,女仆低着头做事,我有次帮她一起收要洗的杯子,她看着我,露出了惊恐的眼神,我只好作罢,在家里阳台晒晒太阳,看看眼前依旧尘土飞扬的德里。一如我不知道我自己的国家未来发展的方向会如何,男女平等的发展方向会前进还是后退,我更不知道印度会如何一步步前行。



在印度认识了很多不同国家的朋友,很多人至今都还有联系。巴西圣保罗美人Anna在印度认识了美国使馆工作人员,第二年在美国结婚,之后随她先生去巴基斯坦,现在是在越南,下一站是北京;我在NGO的manager今年结婚,未婚夫不是当时我们一起玩闹的那位先生,我们曾开车road trip去7小时单程之外的城市一起参加朋友婚礼;乌克兰妹子和墨西哥小哥认识之后就陷入爱情,携手走印度,后来去巴西里约热内卢做志愿者,现在在湾区工作一起做项目;我host family的小哥哥去了加拿大留学并在那里工作;家里的狗叫做克鲁尼总是一脸不高兴地跑上床;还有曾为我在酒吧打抱不平的巴西小哥;一起坐三轮摩托车去火车站的路上,埃及小哥怕我手冷一直帮我捂着手;约旦学医的两兄弟心系天下,在印度第一件事情是查当地血液供应状况是否令人乐观。


我总是答应他们很快就要见面了,再等等就能一起玩。然而生活时不时总是令人焦头烂额,我很快毕业开始工作除去很少的年假没有其他时间可以支配。我们活在世界不同角落里,从聊天的只言片语和网络中对方国家的新闻互相了解,有时候举头看看头顶同一轮明月继续赶路,疲惫但是心里都多多少少有着自己信念。

 

“对我来说,游记这种东西,如果一个地方没有值得写的人,那个地方就不值得写。吃喝玩乐良辰美景,所有这些好东西,没有能记住的人,就什么都不是。”离开德里离开印度已经三年有余,我现在把这些话写下来,与其说是想念我过去人生的片段,不如说是记录鞭策自己能一直有以前的信念走下去。

 


那里有我住过的德里Tagore garden,有2015那年的我,有我玩过的holi festival之后洗澡三小时也洗不去的颜料,有我偷偷喜欢的小哥哥,有我所见过的各种人事,有我对于这个世界的许多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