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热门音乐联盟

跟着婉哲老师开启环球音乐之旅——歌剧篇(十五)罗西尼《赛米拉米德》

GIPAC 2019-10-15 16:30:29

跟着婉哲老师开启环球音乐之旅——

歌剧篇之赛米拉米德


大家好久不见呀!过年都玩得开心吗?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在音乐方面有很大的进步,时时刻刻与音乐为伴!要记得多看我们GIPAC的公众号增加音乐小知识哦!话说回来那小编也好久没跟大家分享歌剧知识了,想必大家一定也很期待吧。今天婉哲老师去看了一部罗西尼的歌剧,名字叫《赛米拉米德》,快点跟着那小编一起来了解一下这部歌剧吧!





作者


罗西尼,意大利作曲家,他生前创作了39部歌剧以及宗教音乐和室内音乐。也为很多著名作曲家的歌剧写过剧本,他是十九世纪前期意大利歌剧三杰之一。他的歌剧作品题材包含喜剧和悲剧。代表作品有 《塞维利亚的理发师》、《贼雀》《意大利女郎在阿尔及尔》、《奥赛罗》、《坦克雷迪》等。



演员表





剧情介绍

第一幕


大祭司欧罗(Oroe)打开了神殿的门,群众们唱起圣歌。接着,印度王子伊德拉诺(Idreno)拿着贡品出现,他走近祭坛,祈求神能成全他和公主阿泽玛的爱。阿苏尔(Assur)是一位来自巴力的王子,他带来了一些礼物,希望塞米拉米德女王(Semiramide)选择他作为她已故丈夫的继承人——下一任国王。王后进来了,但随着一道闪电,圣坛的火焰熄灭了。欧罗认为这是一个坏兆头,他警告说仪式不应该继续进行。军队的指挥官阿尔萨斯(Arsace)被赛米拉米德召唤来到这里。他热情地回忆起他心爱的阿兹玛公主,他曾经从野蛮人手中救出她。阿尔萨斯把他已故父亲的遗物和文件托付给欧罗。阿苏尔出现了,阿尔萨斯告诉他说,他将会索要阿兹玛公主,以奖励他的英雄行为。这位老人警告说,阿兹玛自从出生后就已经订婚,她该嫁的人是被杀国王的儿子,但这位王子现在已经失踪。阿尔萨斯对他的爱是目中无人的,阿苏尔也承认了他对阿兹玛公主的渴望。因为阿苏尔也想要当国王。在空中花园中,赛米拉米德等待着阿尔萨斯的到来,她希望阿尔萨斯能和她结婚,当阿尔萨斯进入时,她告诉他,她知道阿苏尔对王位的野心,不会允许阿苏尔娶阿兹玛。阿尔萨斯误以为女王知道他对阿兹玛公主的爱,但是赛米拉米德错误地认为阿尔萨斯喜欢的是她自己,并发誓要给他任何他想要的东西。在王座的房间里,塞米拉米宣布阿尔萨斯将成为国王和她自己的丈夫。这一消息让每个人都感到惊讶,特别是当女王向伊德拉诺保证时。雷声和闪电象征着众神的不悦,而死去的国王尼诺的鬼魂出现了。他宣布阿尔萨斯将会当国王,但只有在阿尔萨斯杀死凶手之后。阿尔萨斯无畏地发誓要为国王的死报仇,但国王的幻影却消失了,警告了塞米拉米德。群众都在纷纷议论什么罪人会激怒神。



第二幕


在宫殿里的一个大厅里,阿苏尔提醒赛米拉米德,是他们两个联手杀死了国王,这样赛米拉米德就可以登上王位,并答应给他以回报。女王否认了他的说法,并说如果她的儿子尼亚还活着,他会帮助她。阿苏尔决心要报复。在圣所里,欧罗告诉阿尔萨斯,他实际上死去国王的儿子,并向他展示了一卷由即将死去的国王尼诺所写的书,认定阿苏尔和赛米拉米德是暗杀者。阿尔萨斯决定杀死阿苏尔,但却无法杀死自己的母亲赛米拉米德。阿兹玛公主在为失去心爱的阿尔萨斯哀悼,但当印度王子伊德诺拉出现时,她意识到阿尔萨斯还没有和女王结婚。伊德诺拉仍然希望阿兹玛能接受他的爱。赛米拉米德和阿尔萨斯出现了,阿尔萨斯说出了实情,她感到内疚,她命令儿子阿尔萨斯杀死她,为他的父亲报仇,但阿尔萨斯希望神明保佑他的母亲。在尼诺的坟墓外,阿苏尔打算躲在坟墓里伏击阿尔萨斯,但当他在黑暗中看到一只手挥舞着一把剑时,他就害怕了。由于担心他疯了,他的同伙们在幽灵消失时感到如释重负,他恢复了镇定。在欧罗的引导下,阿尔萨斯进入了墓穴,并隐藏着等待他的对手。阿苏尔出现了,赛米拉米德祈祷希望能挽救自己的儿子阿尔萨斯。在黑暗中徘徊,三个人都开始害怕。奥罗命令他立刻拔剑杀敌,他便在黑暗中搜寻敌人。阿尔萨斯却在无意中杀害了他的母亲,阿尔萨斯感到无比的难过和内疚。这时卫兵们出现,即刻逮捕了阿苏尔。当阿尔萨切茫然地发呆时,祭司们围著他,认定他为新王,人们因胜利而欢欣鼓舞,恳求阿尔萨斯继承王位。

 





婉哲老师随笔:


大都会歌剧院近二十年来罕见上演的剧目之一,罗西尼的正歌剧代表作,也是bel canto风格的名作。今晚大都会歌剧院的阵容由Angela Meade饰演巴比伦皇后,Elizabeth DeShong女版男角Arsace,本应该由著名墨西哥男高音Javier Camarena出演Idreno,但是不巧的是纽约的流感让Javier无缘出演今晚的演出,由候补演员Robert McPherson顶上,于是。。。就有了车祸现场。。。先是出场第一个音就完全找不到北,当时我就震!惊!了!(估计是上场车祸留下的后遗症,据内部人士吐露,上场演出的时候,Robert在第一幕的第一个高音唱劈了之后,在舞台上竟然“嗯嗯”清了几声嗓子然后接下来的所有高音全是破的,想必这一定会给他的职业生涯留下非常大的创伤不敢想象)于是乎,我就带着提心吊胆的心情听完了所有Idreno的唱段,高音虽然很吃力,但是毕竟没折在一半,真的是为他捏了好几把汗,整个歌剧听下来,可以听得出Robert McPherson在努力不断调整,逐渐进入状态,实属不易,真是难为他了。Idreno这个角色毕竟不是一般男高音能胜任的,估计谁也没料到Javier会在关键时刻生病,不过话说回来让一个根本不能胜任这个角色的演员来做候补,伤害实在不小。Angela Meade近些年在大都会歌剧院唱了一些bel canto的剧目,声音很饱满,音色也很圆润,但是总觉得花腔的段落不够清楚,特别是跟女中音Elizabeth DeShong一比较,就暴露的非常明显。Elizabeth DeShong的音域轻松覆盖三个八度,低音区完全在强大的气息支撑上,完全听不到低中高三个音区的转换,高音也是通透的女中音音色,实属罕见的全能型歌唱家。这部歌剧可以简单一句话概括为“一言不和就开始唱起大段咏叹调”,今晚的演出可以总结一个经验教训“一定选择适合自己的角色,不要轻易在公众场合展露自己的短板,后果不堪设想”。




相关视频